Inez Van Lamsweerde & Vinoodh Matadin

June 20th, 2011

WRITER Liao


等待 Inez Van Lamsweerde & Vinoodh Matadin 完美呈现的 Pretty Much Everything

不用怀疑 Inez Van Lamsweerde & Vinoodh Matadin 是目前炙手可热的荷兰摄影组合。最近他们在巴西圣保罗 2011 春夏时装周期间,受邀在 Ibirapuera Park 双年展建筑内举办名为 “Pretty Much Everything” 的 25 周年回顾展。显然,这里相比 2010 年 7 月在阿姆斯特丹 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 举办的同名展览更加有气魄,展出过去 25 年拍摄的约 300 张照片,展期从 6 月 19 日至 7 月 3 日。

Ibirapuera Park 于圣保罗,如同中央公园于纽约的意义,在 1954 年为纪念城市 400 周年而建成,由著名巴西建筑师 Oscar Niemeyer 及景观设计师 Roberto Burle Marx 合作完成。双年展建筑亦是 Oscar Niemeyer 设计。 Read More »

2010 World Cup ad

June 11th, 2010

WRITER Liao


Nike 最先放出的世界杯广告片中,为剧情牺牲形象的 Wayne Rooney

世界杯昨晚开战,或将是观赛经验中 “第一次真正的数字世界杯”。这得益于数字网路电视、iPhone 等智能手机以及 iPad 等移动设备的高速发展。另外,竞相上演的世界杯广告,无论平面还是影像,无论 Nike、Adidas 还是其他,都为这一届南非世界杯添上另一抹亮色。

特别是在今晚即将上演的英格兰队对阵美国队,收视率究竟多少,以及女性观众的数量都将成为比赛结果之外的好奇因素。往常在英国,看世界杯的女性比例一直保持稳定,自 1998 年以来的数字表明,大约为 38%,而有英格兰队的话,观看比赛,这个数字会跳跃到 46%,另一个角度来说,在英国,世界杯将是女性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比如,英格兰的官方服装赞助 Umbro 即是邀请世界最顶级球员的太太们,穿上自己国家的 T-Shirt 长衫,绝对是也有针对性的广告企划方案。

借此机会,也回顾一下 Nike Football 的 “Write the Future” 世界杯广告。Nike 在欧洲冠军联赛的决赛间歇首播这一  3 分钟的广告片,让人印象深刻。创意出自荷兰的 W+K,即 Wieden + Kennedy,联合创意总监是 Mark Bernath、Eric Quennoy,艺术指导和文案是英国 W+K 的 Stuart Harkness、Freddie Powell,导演是 Alejandro G. Iñárritu,他的电影作品《Love Is A Bitch》、《21 Grams》、《Babel》为人熟知,中文分别译作 “爱情是狗娘养的”、“21 克” 和 “通天塔”。此一广告片中出现的球星有 Wayne Rooney、Cristiano Ronaldo、Didier Drogba、Fabio Cannavaro、Franck Ribery、Andres Iniesta、Cesc Fabregas、Theo Walcott、Patrice Evra、Gerard Pique、Ronaldinho 等,演绎足球或将为自己以及国家带来荣耀或是毁灭的打击,甚至网球传奇 Roger Federer、篮球巨星 Kobe Bryant 和 The Simpsons 中的 Homer Jay Simpson 也出现在其中,为广告增添了美国式的流行元素,也使其达成了更加广泛的话题。 Read More »

The Gentlewoman

March 30th, 2010

WRITER Liao


The Gentlewoman 创刊号的封面是 Céline 的创意总监 Phoebe Philo

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Jop van Bennekom 与 Gert Jonkers 以最大的热情投入杂志事业,先后出版过《Re-Magazine》、《Butt》和《Fantastic Man》,还有最近刚创刊的《The Gentlewoman》。在创新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地寻找自己。故事还是先从知名度最高的《Fantastic Man》说起。杂志于 2005 年创办,半年出版一期,至今已有 5 年时间。《Fantastic Man》注重内在,强调阅读,试图真正地弥补从男生变成男人之后的杂志需求。从阅读及个人需求出发,在杂志用纸及编排上,都能够看出 Jop van Bennekom 与 Gert Jonkers 的谨慎思量。用 Jop van Bennekom 会说,“阅读杂志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一种触觉型的体验,杂志即可以是一件设计品”。坚持同一观点的还有《Esquire》上世纪 60、70 年代的艺术指导 George Lois,他似乎也更享受于杂志翻页时的触感,“I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ooking at a woman and having sex with her”,于是才会这样去评点 iPad 与纸质媒介的不同。

毋庸置疑,《Fantastic Man》已经度过了杂志的成长期,赢得了较为成熟的读者群,成为新一代的绅士风格读物。现实生活中的 Ewan McGregor、Tom Ford、Rupert Everett、Malcolm McLaren、Helmut Lang、Bret Easton Ellis、Pierre Cardin 等都是他们关注的对象,况且 Jop van Bennekom 与 Gert Jonkers 早就宣称他们不再会选择专业的 Model,他们也会更加看重 Centered Layout,Names、Style 和 Text 则是他们为之奋进的关键细节,可见 Fashion 并不在关键词之列。 Read More »

Eat Out!

March 7th, 2010

WRITER Liao


《Eat Out!》书中有 Palais de Tokyo 艺术馆上方 Nomiya 临时餐厅的介绍

任何称职的美食很快都将被承认,或是受到重视。就餐不只是你吃什么,还关乎在哪里吃,以及如何吃。随着世界各地的食材以令人吃惊的方式被及时地处理,各个餐厅也逐渐将注意力集中到创建独特的用餐体验。或是在设计上与众不同,或是在服务上不再寻常。高端餐厅的设计标准也在提升,让人们感到喜悦,或者惊讶,或者比食客们的穿着更加奢华。一些实际的例证在 Gestalten 最近出版的《Eat Out!》书中结集。

在法国。Laurent Grasso 与 Pascal Grasso 兄弟一手导演的 Nomiya 天台用餐,可以有埃菲尔铁塔的壮观景色作为陪衬,而且白天与夜晚的景色截然不同。目前仍在 Palais de Tokyo 艺术馆上方的临时餐厅 Nomiya 只经营到今年 6 月。不过,就像曾经由 L/B 企划在 Palais de Tokyo 顶上逗留许久的 Hotel Everland 一样,许多人仍旧会觉得,或许在别处,类似这种艺术化的用餐形式其实才刚开始。

在日本。贵为世界最好的巧克力之一,Godiva Café 在 2009 年 1 月进驻东京,店铺设计自然不会马虎应付。由片山正通主持的 Wonderwall 曾为 Uniqlo、BAPE 等旗舰店完成过设计,亦如潮流店铺设计的教材一样,被潮流拥趸们奉为经典。Wonderwall 此次为 Godiva café 的设计,在细节上将 melting chocolate 的理念融入原有的经典店铺形象中。

在荷兰。Marieke Van Der Bruggen 餐厅则将糖果幻化作玻璃状的树枝一般,从餐厅高处的天花板垂下。无论儿童还是成年,那种抬高手臂摘得甜蜜的幸福感是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切实获得的。 Read More »

Heineken Shop

October 28th, 2009

WRITER Liao


Heineken Culture Biere

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 Culture Biere 是 Heineken 精心设计的首个 Concept Store,即啤酒概念店。品牌创始人 Alfred Henry Heineken 曾说,售卖的不只是啤酒,除此还有人们之间的热情与快乐。餐厅以此来推动新一代啤酒概念,面积约 1 千多平米,以传统与现代划分不同的环境气氛。先以酒精浓度为 3 的 Oko、Isla Verde、Despe Mas 与 Skylaker 带动啤酒成为餐桌伴饭饮品;再以 Pause Pression 啤酒重新推广生啤的地位。

店内特别的 Shopping Boutique,除了糖果、咖啡、茶等食品介绍外,还有啤酒方面的书籍、纪念品、古今啤酒餐具,甚至女士们喜爱的化妆品与浴室用品等。

这里套餐价格公道,在 15-24 欧元左右。啤酒从 2.8 欧元起,生啤 3-4 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