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2012’s Art in the Park

June 22nd, 2012

WRITER Liao


艺术家 Monica Bonvicini 为 2012 伦敦奥运会设计的艺术装置 RUN

疯狂扭曲的瞭望巨塔 ArcelorMittal Orbit,由英国雕塑界举足轻重的艺术家 Anish Kapoor 设计,采用 60% 的回收钢材打造,以赞助商 ArcelorMittal 的名字命名。巨塔高约 115m,位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的南部,算是英国最高的艺术作品,已经准备好在伦敦奥运开幕之前迎接游客。此前,伦敦曾经邀请 30 多个世界知名的艺术家在 180m 限高内提出自己的创意想法,Anish Kapoor 最终赢得这一项目。毫无疑问,ArcelorMittal Orbit 在伦敦奥运会期间或者以后,都会吸引大量的游客到访,即使 15 英镑的参观费也不能阻止人们登顶的热情。塔顶的视野开阔,你可以看到整个伦敦。据说,奥运会结束以后,有关单位甚至考虑在塔顶设置咖啡座,以牟取利益。

反而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里 Art in the Park 的公共艺术项目,伦敦很多尖端创意单位参与其中,下足功夫。也许,这才是奥林匹克公园里最亮眼却最容易在奥运期间被忽略的文化景观。 Read More »

Protest T-Shirts

June 15th, 2012

WRITER Liao


上世纪 60 年代末,West Magazine 记录下的穿着口号 T-Shirt 的模特们

关于 T-Shirt 最初的起源,很多故事无从考证。有说法是美国海军最早开始穿着圆领、短袖的纯棉衫,没有什么图案、口号等,便于运动又可迅速晾干。上世纪 20 年代,T-Shirt 被美国人收录英文词典。随之,上世纪 30 年代后期,便有 HanesFruit of the Loom 等品牌开始贩售。在 Smithsonian 博物馆里收藏、展出的,最早的印有图案的 T-Shirt 是 Thomas Dewey 在 1948 年的总统竞选衫。到上世纪 50 年代,1951 年 Marlon Brando 在《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与 1955 年 James Dean 在《Rebel Without a Cause》的 T-Shirt 穿着,令 T-Shirt 变得习以为常,甚至 Elvis Presley 等也参与到普及当中。再然后,到了上世纪 60 年代,扎染、丝网印刷等技术运用于 T-Shirt 制作,自由、音乐等思潮也逐渐掀起一场社会变革。

上世纪 60 年代末,在嬉皮运动的最高峰时期,Warren Dayton 在 1967 年,率先开始为品牌 Zeidler & Zeidler 设计 T-Shirt,运用包括 Cesár Chavez 的照片、自由女神像等涉及政治、漫画的图像,进行创作。洛杉矶时报所属《West Magazine》的艺术指导 Mike Salisbury 促使 Playboy 的模特们穿上这些 T-Shirt,拍摄了一组照片。这也是较早地记录 T-Shirt 成为艺术媒介的例子。插画艺术家 Warren Dayton 较为出名的创作,是模仿 James Montgomery Flaggs 最著名 “I Want You for the US ARMY” 海报的代表作 “Quack”,以及 “Now” 等迷幻风格的海报,曾经被收录在《LIFE》杂志关于 1967-1973 期间的回顾报道里。 Read More »

PORT Magazine, The FOOD Issue

June 12th, 2012

WRITER Liao


PORT 杂志美食特辑,封面上便是此期的客座编辑 Fergus Henderson

很久没有提及的《PORT》杂志,发展蛮不错。夏季刊 Food Issue 找到伦敦 St. John 餐厅的创办者 Fergus Henderson 客座编辑,由 Philip Sinden 摄影,也出现在杂志封面上。如 Dan Crowe 所说,他们觉得尝试去做不同的事情很重要,作为独立的出版商,最伟大的事情便是可以决定谁可以出现在封面上。

这期杂志的内容有 Giles Revell 拍摄、Mitch Tonks 撰文的令人惊叹的鱼的故事,Jeurgen Teller 拍摄的英国家务女神 Nigella Lawson,与屡获殊荣的米其林厨师 Locanda Locatelli 共进午餐,伦敦最好的熟食店主 David Lidgate 的 1000 小时,由 Pentagram 的 Domenic Lippa 撰写的食物包装,Fernando Gutiérrez 撰写的酒标文章等,同时,Ferran Adrià、Mathias Dahlgren、David Chang、Mario Batali、Michel Roux Jr 与 Gabrielle Hamilton 世界顶尖的一些厨师,Noma、The Four Seasons Restaurant、Le Grand Véfour、香港的陸羽茶室等一些餐厅也有出镜。需要留意的细节,比如他们接受 Francesco Franchi 的意见,为配合此期主题,拿掉 Matt Willey 原有的颇具现代感的字体,邀请《New York Times Magazine》设计师 Sara Cwynar 创作手绘字体用在开版。这期杂志的排版相对宽松和自由,却反而充满力量,这是从前杂志所没有的。 Read More »

Restaurant Florent

May 19th, 2012

WRITER Liao


由 Tibor Kalman 设计的明信片,Restaurant Florent 如家一样

1985 年 8 月,法国艺术家 François Morellet 最小的儿子 Florent Morellet 在纽约 Gansevoort 街开了一间餐厅,以自己的名字 Florent 命名,并在橱窗上以粉色的霓虹灯呈现。Florent 定位在 french bistro 法式快餐,有正宗的法餐,也有炸薯条、汉堡等美式快餐供应,全天 24 小时无休。餐厅被称为纽约的 “downtown institution”,这是类似深夜食堂的感动与满足。往常 Studio 54 以后,半夜三点也可以吃到温热的 Omelette 煎蛋卷、Home Fries 家常薯条,只有在 Florent 餐厅,曾经居住在附近街区约十年时间的 Diane von Furstenberg 等纽约客们都爱这里。

Flroent 于 2008 年 6 月 29 日关张。餐厅再撑不多久,因为他们负担不起高昂的房租。起初的房租仅 1350 美元,涨到 30000 多,橱窗上 “FLORENT” 的 “L” 都已经拿到,变成为 “FORENT”。依然那么创意。在最后的日子,餐厅的菜单、酒单、杯碟、餐巾等开始消失,成为个别拥趸的私藏。餐厅所处 Meat Market 区的生态逆转,从卖肉到卖时尚、欲望。想起 CBGB 将关的时候,Paul Smith 的橱窗都挂着 “Save CBGB” 的标语。我们知道的那个纽约正在消失,相当一部分人和地,也随之成为历史。 Read More »

Tibor Kalman, Colors

May 7th, 2012

WRITER Liao


Tibor Kalman: Perverse Optimist 是回顾 Tibor Kalman 生平的一本书,Peter Hall 编辑,五角星 Michael Bierut 设计

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有两个名字改变了平面设计,Macintosh 与 Tibor Kalman。前者是一种工具,后者关乎思考以及良心。

1991 年,《Six》休刊的时候,另一本满载人文关怀的杂志《Colors》出世。当世界各地不计其数的杂志,基于一套公式被制作出来,“多数杂志只是在告知读者,你可以怎样变得伟大,如果你买我的杂志,你的家庭生活、性生活会变得多么美妙等等。改变观念与强化观念,完全是两码事。” Tibor Kalman 说,《Colors》与《Ray Gun》、《Wired》等等不同,它在让改变发生,改变人们对世界的看法。他觉得做杂志最难的是超越读者的期许以外,讲些关于人生抱负、世界观的东西。

在当时,Benetton 已经凭借 Oliviero Toscani 拍摄的一系列具有争议并传达政治色彩的品牌广告引发全球各界关注。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告, 他们不要说服观众来买衣服, 而是想和他们针对一些观点、看法进行沟通,以助于在基础理念之上,形成超越消费范畴的品牌形象。照片真假难辨,仅有品牌标识,并无图片说明。《Colors》却希望观众可以看到照片背后所要表达的东西,读到引发争议的 Benetton 广告背后《Colors》杂志所要阐述的意义本身。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