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st T-Shirts

June 15th, 2012

WRITER Liao


上世纪 60 年代末,West Magazine 记录下的穿着口号 T-Shirt 的模特们

关于 T-Shirt 最初的起源,很多故事无从考证。有说法是美国海军最早开始穿着圆领、短袖的纯棉衫,没有什么图案、口号等,便于运动又可迅速晾干。上世纪 20 年代,T-Shirt 被美国人收录英文词典。随之,上世纪 30 年代后期,便有 HanesFruit of the Loom 等品牌开始贩售。在 Smithsonian 博物馆里收藏、展出的,最早的印有图案的 T-Shirt 是 Thomas Dewey 在 1948 年的总统竞选衫。到上世纪 50 年代,1951 年 Marlon Brando 在《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与 1955 年 James Dean 在《Rebel Without a Cause》的 T-Shirt 穿着,令 T-Shirt 变得习以为常,甚至 Elvis Presley 等也参与到普及当中。再然后,到了上世纪 60 年代,扎染、丝网印刷等技术运用于 T-Shirt 制作,自由、音乐等思潮也逐渐掀起一场社会变革。

上世纪 60 年代末,在嬉皮运动的最高峰时期,Warren Dayton 在 1967 年,率先开始为品牌 Zeidler & Zeidler 设计 T-Shirt,运用包括 Cesár Chavez 的照片、自由女神像等涉及政治、漫画的图像,进行创作。洛杉矶时报所属《West Magazine》的艺术指导 Mike Salisbury 促使 Playboy 的模特们穿上这些 T-Shirt,拍摄了一组照片。这也是较早地记录 T-Shirt 成为艺术媒介的例子。插画艺术家 Warren Dayton 较为出名的创作,是模仿 James Montgomery Flaggs 最著名 “I Want You for the US ARMY” 海报的代表作 “Quack”,以及 “Now” 等迷幻风格的海报,曾经被收录在《LIFE》杂志关于 1967-1973 期间的回顾报道里。 Read More »

Restaurant Florent

May 19th, 2012

WRITER Liao


由 Tibor Kalman 设计的明信片,Restaurant Florent 如家一样

1985 年 8 月,法国艺术家 François Morellet 最小的儿子 Florent Morellet 在纽约 Gansevoort 街开了一间餐厅,以自己的名字 Florent 命名,并在橱窗上以粉色的霓虹灯呈现。Florent 定位在 french bistro 法式快餐,有正宗的法餐,也有炸薯条、汉堡等美式快餐供应,全天 24 小时无休。餐厅被称为纽约的 “downtown institution”,这是类似深夜食堂的感动与满足。往常 Studio 54 以后,半夜三点也可以吃到温热的 Omelette 煎蛋卷、Home Fries 家常薯条,只有在 Florent 餐厅,曾经居住在附近街区约十年时间的 Diane von Furstenberg 等纽约客们都爱这里。

Flroent 于 2008 年 6 月 29 日关张。餐厅再撑不多久,因为他们负担不起高昂的房租。起初的房租仅 1350 美元,涨到 30000 多,橱窗上 “FLORENT” 的 “L” 都已经拿到,变成为 “FORENT”。依然那么创意。在最后的日子,餐厅的菜单、酒单、杯碟、餐巾等开始消失,成为个别拥趸的私藏。餐厅所处 Meat Market 区的生态逆转,从卖肉到卖时尚、欲望。想起 CBGB 将关的时候,Paul Smith 的橱窗都挂着 “Save CBGB” 的标语。我们知道的那个纽约正在消失,相当一部分人和地,也随之成为历史。 Read More »

Tibor Kalman, Colors

May 7th, 2012

WRITER Liao


Tibor Kalman: Perverse Optimist 是回顾 Tibor Kalman 生平的一本书,Peter Hall 编辑,五角星 Michael Bierut 设计

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有两个名字改变了平面设计,Macintosh 与 Tibor Kalman。前者是一种工具,后者关乎思考以及良心。

1991 年,《Six》休刊的时候,另一本满载人文关怀的杂志《Colors》出世。当世界各地不计其数的杂志,基于一套公式被制作出来,“多数杂志只是在告知读者,你可以怎样变得伟大,如果你买我的杂志,你的家庭生活、性生活会变得多么美妙等等。改变观念与强化观念,完全是两码事。” Tibor Kalman 说,《Colors》与《Ray Gun》、《Wired》等等不同,它在让改变发生,改变人们对世界的看法。他觉得做杂志最难的是超越读者的期许以外,讲些关于人生抱负、世界观的东西。

在当时,Benetton 已经凭借 Oliviero Toscani 拍摄的一系列具有争议并传达政治色彩的品牌广告引发全球各界关注。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告, 他们不要说服观众来买衣服, 而是想和他们针对一些观点、看法进行沟通,以助于在基础理念之上,形成超越消费范畴的品牌形象。照片真假难辨,仅有品牌标识,并无图片说明。《Colors》却希望观众可以看到照片背后所要表达的东西,读到引发争议的 Benetton 广告背后《Colors》杂志所要阐述的意义本身。 Read More »

Six

May 2nd, 2012

WRITER Liao


COMME des GARÇONS 的出版第六感,此为 Six 杂志最后一期

早在 1988 年,COMME des GARÇONS 以半年刊形式出版过一本免费刊物,叫做《Six》,实际是 “Sixth Sense” 的简写。由川久保玲长期的朋友与导师 小指敦子 女士编辑,井上嗣也 出任艺术指导。杂志收录当季服装以外川久保玲敬重和喜爱的艺术家、设计师、摄影师的作品,配以极其精炼的文字阐述 COMME des GARÇONS 超越现实的敏感度。

《Six》从没有打算去讲自己在贩卖什么,所以它是免费的。约 40 × 30cm 的开本,表明它不是放进口袋里的书。至于为何取名 “Sixth Sense”,在创刊号上,你可以找到题为 “I am a cat” 的一段话在诠释第六感、超现实,现实世界的美好延伸也好,先天赋予的未来感知也好,在 COMME des GARÇONS 这里,读到更多是艺术的本质。《Six》是将法国思想家 George Bataille 的 “Le langage des fleurs” 与德国摄影家 Karl Blossfeldt 拍摄的植物图腾排在一起,法国诗人 André Breton 潜游的短句与女摄影家 Rogi André 的照片相互搭配的杂志。追本溯源,诠释各种美好。即使在今天看来,亦是很多杂志所不能企及的艺术高度。 Read More »

David Hillman, Nova

March 22nd, 2012

WRITER Liao


David Hillman、Harri Peccinotti 等回顾 Nova 杂志十年的珍贵史料

在杂志的黄金时代,做杂志充满想象力。正如英国排版设计标杆人物 David Hillman 杰出的职业生涯,横跨报纸、杂志设计及品牌标识等各个领域。

早期,他与很多同期的艺术指导一样,深受平面设计教父、《Harper’s Bazaar》艺术指导 Alexey Brodovitch 的影响。1959 年,他接触到一些美国杂志,比如《Macolls》、《Esquire》,一些出人意料的摄影与排版方式,比如 Marvin Israel、Henry Wolf,《Esquire》杂志的 Henry Wolf 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对于杂志编辑,美国人比英国人更有激情,美国的《Esquire》、《GQ》都比英国的好看。英国人没有《Vanity Fair》,没有 Fred Woodward,也没有 Luke Hayman。” 之后,Tom Wolsley 设计的英国杂志《Town》,来自德国的《Twen》等,奠定 David Hillman 对于杂志的热情。难以想象,短命的《London Life》居然是 David Hillman 第一份工作。充满幻想的工作,至今不可能再有超豪华的团队,在为伦敦做一本杂志。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做些什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