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Saville, Factory Records

July 15th, 2012

WRITER Liao


最初 Peter Saville 运用在 FAC 1 海报设计中的噪音警示标志

大部分时候,Peter Saville 的名字与 Joy Division、New Order 或是传奇音乐厂牌 Factory Records 写在一起。提起 Factory Records 唱片,绝多数想到的是 Joy Division 与《Unknown Pleasures》的唱片封套。的确,音乐上,Joy Division 始终是 Factory Records 旗下最著名的乐团,也是曼彻斯特成为英国音乐重镇的开山始祖。

时间回到 1976 年 7 月,Sex Pistols 在曼彻斯特 Lesser Free Trade Hall 引爆全场的表演,令当晚坐在台下的 Tony Wilson 印象深刻,随后他找到演员 Alan Erasmus 合作筹组音乐厂牌。Martin Hannette、Rob Gretton 先后加入,当然,还有 Peter Saville 任职艺术指导。Peter Saville 结识  Tony Wilson 是在 1978 年,被邀请设计演出的海报。这段故事在以 DV 拍摄的电影《24 小时派对狂》有演,全片经由 Tony Wilson 的故事探索 Factory Records 兴衰历程,其中 Enzo Cilenti 扮演的 Peter Saville 自豪地展示自己的海报设计。他采用无衬线字体及井然有序的排版方式,规整的文字、粗条纹、噪音警示标志,置于 FAC 1 海报明亮的黄色背景上。

他确实像个摇滚明星,传奇,矛盾,年纪轻轻,便成就斐然。Peter Saville 于 1955 年生于英国曼彻斯特,在中产阶级的审美趣味中长大。在学习平面设计期间,他喜欢上德国先锋电子 Kraftwerk,以及华丽、浪漫气质的 Roxy Music,汲取六十年代之前的形象与观念,再融合科技感,所达成的后现代风格亦成为他设计观念的重要灵感来源。由 Herbert Spencer 编著的《Pioneers of Modern Typography》对 Peter Saville 影响很大,Malcolm Garrett 介绍给他,其中 Herbert Bayer 和 Jan Tschichold 最受他青睐。Malcolm Garrett 接近于前者,Peter Saville 把更多的兴趣投向后者,现代主义版式与无衬线字体的极度推崇者。他看重的是 Jan Tschichold 作品整体所体现出的冷静与优雅,这也体现在 FAC 1 的海报设计中。


Joy Division 首张专辑 Unknown Pleasures 的唱片封套

1979 年,Peter Saville 设计了 Joy Division 首张专辑《Unknown Pleasures》的唱片封套,也是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专辑在流行音乐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乐队鼓手 Stephen Morris 提供的 1977 年《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Astronomy》连续脉冲波形的图解,Peter Saville 的极简设计也随之成为文化标志。1980 年,他与 Martyn Atkins 为 Joy Division 第二张专辑《Closer》设计封套,采用纤细的衬线字体,与 Bernard Pierre Wolff 拍摄的黑白照片规整地放在一起,充满着新古典主义的沉静与典雅。不幸的是,专辑发行不久,乐队灵魂人物 Ian Curtis 便自杀身亡,阴郁肃穆的封套亦仿佛冥冥中的某种预示。

此后,进入 New Order 时期,Peter Saville 亦成为他们御用的设计师,极大的创作自由,致使 New Order 在 1983 年的单曲《Blue Monday》由于封套印刷成本过高,卖一张亏一张。期间,Peter Saville 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简洁、纯粹、优雅、精致,非常的规整而且有序。他不断地从艺术史、设计史乃至周遭的环境中借用某个形象或是动机,比如 Berthold Wolpe 在 1937 年设计的 Albertus 字样、Henri Fantin-Latour 的油画 “A Basket of Roses” 等,所谓坚持不懈的“参照主义” referrencialism 和“拿来主义” appropriation,再将其表达出来。一切都似曾相识,以参照的方式理解所有事物,一切都被放在语境当中,以回顾的方式去定义。1987 年,New Order 的单曲《True Faith》的封套是他最优美的作品之一,灵感源于法国当代艺术家 Yves Klein 以其名字命名 International Klein Blue 纯净的蓝色上。

从上世纪 80 年代中后期,Peter Saville 便与山本耀司等时装设计师合作,至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他的工作重心转移至时尚界,先后与 DiorGivenchy 以及《i-D》、《Wallpaper*》等杂志都有合作,期间还是为听着 Factory Records 唱片长大的 SuedePulp 等设计过唱片封套,比如 1997 年 Suede 的专辑《Coming Up》,灵感源于德国超现实主义画家 Paul Wunderlich 的作品。2003 年,伦敦 Design Museum 举办他的回顾展,比利时设计师 Raf Simons 以时装为载体,向他致敬。

日本平面设计师 中岛英树 Hideki Nakajima,也是偶然看到 Peter Saville 为 O.M.D. 乐队的同名专辑《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设计的封套,而决定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多年以后,中岛英树以类似的方式为坂本龙一设计唱片封套,表达对 Peter Saville 的敬意。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Peter Saville 认为设计应当是真诚的,出于良好的意愿,对人的尊重,他与同时代的 Central Station Design、8vo、Mark Farrow 一样认真做事。尽管 Peter Saville、Tony Wilson 等抱着理想,创建的只是短暂的乌托邦,但所产生的影响已经真切地改变了现实,将曼彻斯特从破败萧条的后工业城市变为英国乃至世界流行音乐重镇,Peter Saville 亦于 2004 年被任命为曼彻斯特的城市形象艺术指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