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aurant Florent

May 19th, 2012

WRITER Liao


由 Tibor Kalman 设计的明信片,Restaurant Florent 如家一样

1985 年 8 月,法国艺术家 François Morellet 最小的儿子 Florent Morellet 在纽约 Gansevoort 街开了一间餐厅,以自己的名字 Florent 命名,并在橱窗上以粉色的霓虹灯呈现。Florent 定位在 french bistro 法式快餐,有正宗的法餐,也有炸薯条、汉堡等美式快餐供应,全天 24 小时无休。餐厅被称为纽约的 “downtown institution”,这是类似深夜食堂的感动与满足。往常 Studio 54 以后,半夜三点也可以吃到温热的 Omelette 煎蛋卷、Home Fries 家常薯条,只有在 Florent 餐厅,曾经居住在附近街区约十年时间的 Diane von Furstenberg 等纽约客们都爱这里。

Flroent 于 2008 年 6 月 29 日关张。餐厅再撑不多久,因为他们负担不起高昂的房租。起初的房租仅 1350 美元,涨到 30000 多,橱窗上 “FLORENT” 的 “L” 都已经拿到,变成为 “FORENT”。依然那么创意。在最后的日子,餐厅的菜单、酒单、杯碟、餐巾等开始消失,成为个别拥趸的私藏。餐厅所处 Meat Market 区的生态逆转,从卖肉到卖时尚、欲望。想起 CBGB 将关的时候,Paul Smith 的橱窗都挂着 “Save CBGB” 的标语。我们知道的那个纽约正在消失,相当一部分人和地,也随之成为历史。

Florent 餐厅下台鞠躬,《The New York Times》的缅怀文章,邀请店主 Florent Morellet、在此工作十多年的侍者,以及 Spike Lee、Kevin Klein 等纽约客,谈 Florent 甚至纽约变迁的喟叹。一晚,Johnny Depp 走进 Florent 用餐,两个侍者便侃侃而谈 Johnny Depp 与 Keanu Reeves 斗,誰能胜?Johnny Depp 前脚刚走,Keanu Reeves 后脚踏进。曾经纽约市警察局长 Ray Kelly 坐在吧台吃饭,从厨房传来打骂声,有客人起身悄悄结帐。局长无须再忍,问侍者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侍者将手放在局长手上,答 “Yes, honey.” 局长调整了一下姿势,说自己完全可以走进厨房,让大家彻底冷静。侍者继续说,别担心,honey,他们总这样,过会儿便没事 ……

自上世纪 70 年代末期,餐厅所处 Meat Market 区,有同性恋者经常出入的 Anvil、Mine Shaft、Hog Pit 及 S&M 吧,Florent Morellet 也混在其中。他说,当时这里是不夜城,凌晨以后,卡车司机、运肉工人仍在忙碌,于是 Florent Morellet 顶下陈旧的 R&L 希腊小吃店。他知道,机会来了。


由 Tibor Kalman 设计的明信片,与 Restaurant Florent 相关的一些符号

Florent Morellet 热衷于绘制地图,在店里墙上挂起多幅没有标注城市名称、没有索引的复杂地图,其中有他凭空想像的作品,也有 Lichtenstein 的地图。因为波谱艺术家 Roy Lichtenstein 经常光顾,且永远坐在同一位置。为感念他,Lichtenstein 的地图便是挂在那里。话说城市规划的老本行,Florent Morellet 对于该区的最大贡献便是他辛苦奔走多年,成功保护了区域内 11 条街道的 102 栋建筑免受拆迁之痛,亦成为老纽约精神的重要部分。

Restaurant Florent 的视觉设计,由 Tibor Kalman 所创办的 M&Co. 承接。简单、俏皮而且复古的菜单设计,运用到丰富多彩的世界城市地图,每一本菜单上的城市均不相同。简洁而幽默的设计与品牌意识一致,也与餐厅的用餐气氛相契合。而标志性图片与 Sans Serif 无衬线字体所呈现的简单文本之间的强烈关联,也令一系列黑白广告耐人寻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