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Hillman, Nova

March 22nd, 2012

WRITER Liao


David Hillman、Harri Peccinotti 等回顾 Nova 杂志十年的珍贵史料

在杂志的黄金时代,做杂志充满想象力。正如英国排版设计标杆人物 David Hillman 杰出的职业生涯,横跨报纸、杂志设计及品牌标识等各个领域。

早期,他与很多同期的艺术指导一样,深受平面设计教父、《Harper’s Bazaar》艺术指导 Alexey Brodovitch 的影响。1959 年,他接触到一些美国杂志,比如《Macolls》、《Esquire》,一些出人意料的摄影与排版方式,比如 Marvin Israel、Henry Wolf,《Esquire》杂志的 Henry Wolf 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对于杂志编辑,美国人比英国人更有激情,美国的《Esquire》、《GQ》都比英国的好看。英国人没有《Vanity Fair》,没有 Fred Woodward,也没有 Luke Hayman。” 之后,Tom Wolsley 设计的英国杂志《Town》,来自德国的《Twen》等,奠定 David Hillman 对于杂志的热情。难以想象,短命的《London Life》居然是 David Hillman 第一份工作。充满幻想的工作,至今不可能再有超豪华的团队,在为伦敦做一本杂志。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做些什么。

1969 年,David Hillman 加入至今都不会再有的女性杂志《Nova》,任职艺术指导,至杂志停刊。在他到来之前,4 年换过 10 位艺术指导,看来只有他可以与 Dennis Hackett 很好地共事,杂志首任艺术指导 Harri Peccinotti 更多算是摄影师的身份。《Nova》杂志的十年寿命,从 1965 年 3 月至 1975 年 10 月,刚好是 Swinging London 的代表刊物,并且影响到后来的《The Face》与《i-D》杂志。期间,时装编辑 Molly Parkin、Caroline Baker 与合作摄影师 Peter Knapp、Sarah Moon 与 Helmut Newton 交出的照片,也为杂志加分不少。30 多年过去,杂志激进、大胆的表现,充分体现在 “如何在你的丈夫面前脱去外衣” 等这样的选题,Christopher Booker、Susan Sontag、Irma Kurtz 撰写文章,Helmut Newton、Don McCullin 参与摄影,至今难于超越。《Nova》旨在针对知识女性,但她们努力想去成为男性、女性普遍关心的杂志,尤其在面对堕胎、同性恋、隆胸等问题的时候。杂志对于 David Hillman 的意义,散见于他的采访文章。包括他也曾经谈到,在《Nova》最为遗憾的,便是对于杂志封面的把握。

上世纪 80 年代,他成为 Pentagram 的合伙人,重新设计 Phaidon 标识以及改进出版计划。另外,便是将网格化、系统化的规则,瑞士标准的无衬线字体风格的版头设计,在《The Guardian》得以实施,进而定义现代的报纸排版,帮助确立报纸在英国出版界的最前沿地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