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mes: The Architect and the Painter

November 18th, 2011

WRITER Liao


1968 年,Charles 与 Ray Eames 在 Eames Office 整理幻灯片的场景

我常挂在嘴上的,依然是 Charles 与 Ray Eames 的座右铭,“the best for the least for the most”,可以说 Charles 与 Ray Eames 定义了战后的现代主义美学,同时他们夫妇所擅长的学科数量也是相当惊人。在他们输出的建筑、家具及标识设计,展览、摄影、绘画、书籍、影像等等这些里面,他们的名字仍然经常出现在 Herman Miller 出售的椅子上,但影像作品被提及很少。

比如 1955 年的纪录片《House (After Five Years of Living) 》拍摄的是 Charles 及 Ray 所设计的住宅,他们从 1955 年至临终的住所,以及 1969 年被玩具主宰的《Tops》,1959 年在莫斯科的美国展览上播放的《Glimpses of the USA》…… 甚至包括 1972 年 Polaroid 发布 SX-70 的宣传片也是 Eames 夫妇俩讲述光学、晶体管等,和可以看到他们演示自己拍摄的 Polaroid 照片的难得机会。

另外,他们夫妇从 Kees Boeke 撰写的《Cosmic View》汲取灵感,在 1968 年拍摄的纪录短片《Powers of Ten》,以极具吸引力的视觉效果展示了数量级的概念。1998 年,美国国会图书馆选择将此片列入美国国家电影目录,这也是向具有重大文化、历史或美学意义的影片所给予的荣誉。值得一提的是,影片的叙述是夫妇俩的朋友,也是 MIT 的物理学教授 Philip Morrison。影片于 1977 年重新推出,次年 Charles Eames 辞世。接下来的十年时间,Ray Eames 将曾经的过往结集成《Eames Design》一书,并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完成存档,包括珍贵的照片约 80 万张,影像资料也有 100 部左右。

Charles 与 Ray Eames 以电影为工具,诠释自己想法的媒介。对于他们来说,想法比媒介更为重要。早在 1970 年出版的《Film Quarterly》,由 Paul Schrader 撰写名为 “Poetry of Ideas” 的文章中,Charles 解释说,“它们不是实验电影,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电影,只是在试图传达一个想法而已”。

今天,Jason Cohn 与 Bill Jersey 拍摄的电影《Eames: The Architect and the Painter》在纽约、洛杉矶两地首映。影片通过采访 TED 的创始人 Richard Saul Wurman、影评人及导演 Paul SchraderEames Office 的员工、美国国会图书馆里负责 Eames 档案的策展人、Charles 的妹妹 Lucia 和孙子 Eames Demetrios 等,希望可以瞥见 Eames 夫妇的工作过程,以及他们复杂的婚姻关系。上世纪 70 年代,Charles Eames 因为与艺术史学家 Judith Wechsler 的一段情,差点选择离婚,并且关闭工作室。影片还是较多地还原了夫妇俩的协作关系,尽管 Charles 是主要的贡献者,Ray 对于视觉的把握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点上,可以看作对于 Marilyn Neuhart 在去年出版的《The Story of Eames Furniture》一书中提到 Ray 几乎没有参与实际的设计过程所进行的反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