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 Personal Network

June 12th, 2011

WRITER Liao


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地理解 Path 建构的个人网络,况且 Path 根本是聚焦于生活

Facebook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Zuckerberg 说,Facebook 正在影响社会,人们开始习惯与更多的人们分享更多的信息。但是,分享的态度并不一定会改变。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相反地,人们正在努力形成新的规范以管理他们的线上生活。

你若伴随社交网络一起成长,那么也许会注意到,愈来愈多的人加入,你很难再寻找到自己真正在乎的人。逐渐地,人们开始渴望真正高质量的网络,人们开始回想 LiveJournal 的鼎盛时期,Flickr 上络绎不绝的摄影爱好者,以及 Twitter 的前名人时代,信息过载所导致的噪音,在彻底地抹杀质量与敲打出来的亲密感。

Path 是一个不完全社会化的社会化应用,有些人因为玩不太懂,对于 Path 评价很低,有些人因为揣摩不清楚支撑 Path 社会化逻辑的精髓,对于 Path 极其推崇。Path 的首席执行官 Dave Morin 以为,Path 并非所谓的 social network,更准确地说是 personal network。

虽然 Facebook 允许用户限制他们的朋友数量,或是建立群组,但用户根本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关于在线社交的学术研究称,社交网络聚合我们所有的朋友、同事、熟人在一起,却并不能反映我们的离线关系,即所谓的关系远近。再具体一些,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媒介效应研究室的 S. Shyam Sundar 称,人们觉得在线上被打扰,是因为技术无法为他们提供如离线生存状态时的保护与行为模式。

人们习以为常地在使用 Facebook、LinkedIn、Ping、Foursquare、Google Buzz 等,可能存在严重的社交疲劳,的确是时候加入另一服务。Chris Kelly,Facebook 前任 chief privacy officer,尤其看好这个项目,投入 250 万美元作为天使资金。

他认为每个人都将有一个 Facebook 帐号,每个人也将有非常严格的控制分享的需求,这也许正是 Path 的出路。

Path 有 50 人的分享限制,完全是依据牛津大学的人类学、进化心理学家 Robin Dunbar 的研究。研究试图挖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数,这亦是硅谷关于社会化的话题讨论常会提及的一点,著名的 Rule Of 150 定律,也叫做 Dunbar 数字。大部分人最多只能保持与 148 个弱纽带的联系,弱纽带即那些你认识但不太关心的人,通常是指那些你不经常联系的人,惯常标记为 150 人;又与大约 20 人保持着强纽带的联系,也就是保持经常接触与亲密关系。这是我们大脑的局限,数字在过去的历史中一直也有体现。新石器时代,农耕村庄的居民上限是 150 人,达到数字就会分裂;罗马军队以 150 人为一单位,保证队伍里的人互相认识;现在也是,有数据表明,网络游戏有超过 150 名活跃用户时,团队凝聚力会崩塌,从而导致不满足与背叛。

我们可能会认识许多人,但我们不能随时保持对他人生活的了解。互联网可以帮你连接到相互知晓却又陌生的人,你们顶多确认相互关注,却很少有彼此交集。Dave Morin 聚焦于研究中提到的另一点,每个人可以称得上了解而且信任的人数为 40 至 60 人,对于我们来讲,他们才是生活中最为重要及最有价值的人,或者说是你在生日 party 真心想去邀请的人。

同时心理学家也是诺贝尔奖得主 Daniel Kahneman 提出的 hedonistic psychology 享乐心理,关于快乐本质的研究,也对于 Dave Morin 影响很大。特别是 Daniel Kahneman 在 TED 演讲,使得 Dave Morin 期望将 Path 演进为 a giving network 而非 a taking network …… 人拥有两个自我,remembering 自我与 experiencing 自我,两者会以不同的方式感受快乐,Path 期望服务于这两者。目前来看,用户通过 Path 的日常使用,照片所记载的经验也许更多一些,但在未来承载更多的是记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