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Free Paper

June 3rd, 2011

WRITER Liao


石崎孝多与他创办的日本首间无料杂志店 Only Free Paper

依循个人的经验,但凡旅行在别处,我会顺手拿多一些当地的免费杂志,托运回来,至今仍然是不舍得丢弃的纸本。这种经验也适用于其他真正热爱杂志的人们,创建 Only Free Paper 的 石崎孝多 应该也是同类。

首先我们知道,日本有近千种免费刊物,通常放置在人潮涌动的地方,供路过的行人们自由取阅。年轻的石崎孝多以将有趣的免费报纸、杂志齐聚一堂为理念,以相对便宜的租金进驻 33 平米的东京渋谷小铺,创办无料杂志店 Only Free Paper,即全日本首间专门收集免费刊物的书店。所有放置在店里的刊物,出版者无需支付佣金,索取的顾客也依然免费。2010 年 12 月至今,每天约有 5 种以上的杂志到店,日积月累,收集种类已经不下千种。同种刊物,每位限拿 2 份。虽然刊物不用钱,但纸袋还是收费。据说,Only Free Paper 在工作日平均每日接待近百人,休息日约有 300 人到店。

Only Free Paper 独特的展示方式,确实可以延伸出更多尝试。比如 Radiohead 的专辑《The King of Limbs》发布时,尝试新的事件营销,报纸《The Universal Sigh》透过很多国家的报摊进行免费赠阅,石崎孝多即与他们取得联系,建议在店里举办 Radiohead Week,尽管他们对此表示出浓厚的兴趣,无奈时间仓促,难以实现计划。

店内展示的刊物几乎全是石崎孝多的推荐,更逐渐从日本陆续扩展至其他国家的免费刊物。大学生创办的《newtral》,整体性很强,设计很用心,人气很高,通常上架即遭抢空。当然,还有 毎日新聞 隔月出版的《マイ ECO》,女子团体出版的《kidou》,關西林业杂志《fg》…… 音乐、流行文化资讯、旅行等,往往能够受到更多的瞩目。在杂志业兴盛的日本,可选择的范围也广阔很多。其中也有些是个人的私藏,仅限店内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