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uin and other stories

September 7th, 2010

WRITER Liao


朱文 I Love Dollars 美国版、英国版及没有被选用的封面设计稿

朱文写过一本书,叫做的《我爱美元,及其他中国故事》(I Love Dollars and Other Stories of China),由 Penguin 出版。在书中,朱文给出了当代中国城市真实的生活写意,现代年轻人对社会的疏离,以及家人关系对于生活的影响。

现任 Penguin Art Group 执行创意总监的 Paul Buckley,妻子是台湾人,因此对于中国亦有着特殊的感情。在最近出版的《Penguin 75: Designers, Authors, Commentary (the Good, the Bad…) 》中,Paul Buckley 特别提到这本书。译者 Julia Lovell,曾经翻译过张爱玲的《色·戒》,现任伦敦大学中国历史课讲师,她谈及自己更加喜欢相对简单的美国版封面。设计师 Matt Dorfman 当时共出过 15 款封面的设计小样,最先一版是 Chairman Mao,起初的都被否决,Paul Buckley 拿着选出的设计稿给几个华裔美国朋友,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现在的老头子。这仅仅是与 Punguin 出版有关的一段小事,只言片语岂能说得全面又清楚。

Things Magazine 就对于 Pelican 系列有过归纳,1960 年代的例子令人叹为观止,绝对是书籍封套设计的高点;James Pardey 于 2009 年在 The Art of Fontana Modern Masters 以外,还创建了 The Art of Penguin Science Fiction,罗列约 300 册平装书的封面,并且添加有注释,是典型的书友所为 ……

我还特别留意过 Shepard Fairey 在 2008 年为 George Orwell 的《1984》与《Animal Farm》设计的封套,Jordan Crane 为《Maps and Legends》创作的封套,今年委托 Pentagram 的 Angus Hyland 设计再版的 24 册 Vladimir Nabokov 小说全集 …… Penguin 也有过 My Penguin 的企划,提出 “Books by the Greats, Covers by You”,由个人自行创作书的封套。以及 David Pearson 的 Great Idea 系列,和 Coralie Bickford-Smith 的 Hardback Classics 的重新包装等,都是必须提到的。另外,We Tell Stories 是由六位作家,历时六周,讲述六段故事,再将网路原创的内容移至书本,比如 Nicholas Felton 与作家 Matt Mason 合作的《Hard Times》,这则听着很更像是好友《读库》总编辑张立宪的主意。

针对 iPhone 的 apps,Penguin 75 专为 Penguin 75 周年而设,Penguin US 更多是让 iPhone 使用者获知最新的出版讯息。至于图文并茂的史料,在此放出一些小图,我的感觉是 Tim Graham 于 2003 年汇编的《Penguin in Print – A Bibliography》最值得看。非常欢迎各位参与交流或者补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