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

April 23rd, 2010

WRITER Liao


太陽 1972 年 12 月刊,“尾崎士郎 人生劇場” 特集,封面插画出自横尾忠則

日本文化杂志《太陽》38 年一路风雨,于 2000 年 12 月走到尽头。《太陽》最初由平凡社创办,巅峰时曾经达到每期 20 万册的销量,是日本文化杂志最杰出的代表之一。但因为年代略显久远,或许很多人无从知晓。

于 1963 年 7 月创办的《太陽》前后经历过数次改版,也从侧面反映着日本读者在文化阅读上的变化。起初,《太陽》对于手感甚有要求,充分体现于封面纸张上。1964 年杂志经过第一次的改版,材质上的豪华意向变弱,但内页编排上却更加密集,于此仍旧维持着较高级的质素。转到 1967 年第二次改版,虽然封面的英文“THE SUN, monthly deluxe”还在,但高级感已经逝去,排版上显然有些通俗,愈发变得适于大众。最终,这也成为《太陽》在很多读者心中留存的印象。

各位千万不要错以为《太陽》真的很通俗。《太陽》最终一期的主题是北欧设计旅行,杂志 1965 年 5 月也做过一期北欧的特集,但是柳宗理在讲述。至少我们还可以在过往的杂志里,经常能够看见 横尾忠則、杉浦康平、田中一光、寺山修司、松本清張、赤瀬川原平、荒木経惟、森山大道、篠山紀信、三木淳 等以创作者的身份出现。

另外,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杂志在初创时,于排版上的调整。横向排版,使人们的视线从左上至右下合理地过度,排版设计也相对容易,但左右延伸的稿格会略微显得生硬,也不符合日本读者的阅读习惯。于是,杂志在第二次改版时,考虑从横向转至纵向,或在编排的过程中灵活地运用。据说,当时提出杂志须增加设计感,且主张采用竖排版的,是《太陽》杂志的第三代主编田辺徹。他有美术指导及设计的经验,也编撰过很多美术批评的著作,他所促成的这次改版也参考了当时的《週刊サンニュース》。在田辺徹发起杂志改版的计划后,粟津潔、杉浦康平、江島任等日本当代大师级的名字也频繁地出现在杂志上,《太陽》在设计上,亦借助外力实现了里程碑似的飞跃。

而《太陽》最出名的应该是杂志颁发的同名摄影奖,这也为杂志赢得了相当一部分喜欢摄影的读者,在杂志的兴衰历程中也起到关键的作用。此一奖项旨在鼓励新锐摄影家的成长,奖励在过去一年中最贴近于摄影原始意义的作品。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奖金为 50 万日元。太陽賞逐渐成为摄影界最权威也最能够挖掘新人的奖项,推动了日本新兴摄影师的崛起。杂志休刊时,此奖项也同时被取消。在当时看来,杂志中刊载的摄影作品可能略显沉重,因而并没有提升杂志的销量。但在今天看来,这些能够代表日本的深刻时代记录,随处都能够发现感动,难得珍贵。

太陽賞 (Taiyo Award) 第一届在 1964 年,得奖者是我们都很熟悉的荒木経惟,作品“Sacchin”是荒木経惟在大学时期拍摄的下町小孩阿幸。照片被刊登在 1964 年 7 月的《太陽》杂志上。获奖时,荒木経惟刚毕业不久,他的父亲也还健在。曾经摘得太陽賞奖项的摄影师还包括,南良和 MINAMI Yoshikazu (1967 年),本橋成一 MOTOHASHI Seiichi (1968 年),土田ヒロミ TSUCHIDA Hiromi (1971 年),比嘉康雄 (1976 年),MATSUSHIMA Susumu (in katakana) (1978 年),橋口譲二 HASHIGUCHI George (1981 年),大西みつぐ OHNISHI Mitsugu (1985 年),小林伸一郎 (1991 年),桃井和馬 (1995 年),伊藤真理 ITO Mari (1997 年),有元伸也 ARIMOTO Shinya (1997 年),HIYO Gakubin (1999 年)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