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与舞者

April 8th, 2010

WRITER Fu


Jiddu Krishnamurti 与 Annie Besant,拍摄于 1926 年

读完 Pupul Jayakar 撰写的《克里希那穆提传》,有感而发。

晨光初泛,先知已经移步至门前的菩提树下,开始冥想。
他不会错过空气中传递来的任何信息。小虫飞舞、雨丝飘移、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远处河流的潺潺流动,甚至几十公里外,求索的信徒脚下扬起的尘土,他都可以洞察。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生命的共舞。
突然而至的悲伤与恐惧开始笼罩先知的周围,他睁开眼,看见不远处的两个门徒,尼亚一脸悲伤,科纳则已默默地泪流满面。

先知的腰板依旧挺直,宏大宁静的声音由他的胸腔平稳地发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尼亚悲伤地答道:在集会上献跳婆罗门舞的女舞者,今天早上被两个闯入家中的歹徒用尖刀杀死了。
听完消息的先知寂静无语。

先知想起那个女舞者,她健美的身体活像一只灵活的豹子,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从不消退的傲气。先知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舞者虔诚地弯下腰身向他行礼。先知将手掌在她的额头按压了一会儿,带着爽朗的笑声离去。
在之后的布道中,先知偶尔会提起这个舞者。先知这样评价她:她选择跳舞是出于对舞蹈的热爱,而不是为了生计。所以她才拥有那股昂然的傲气,她的傲气来自于她对自我灵性随时随地在进步的洞察,而不是她获得的掌声。换一个人,也许会满足于外在的成就,而她的满足来自于灵性的进展。

科纳带着哭腔询问:先知,我们知道你有读心术,也能预知未来,为什么你刚才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毫不知情一样?

先知:是的。我从小就有读心术、眼通、还能隔空看物、预测未来。这些都是我的许多世在这一世身上累积,遗留下来的东西。在我还是个真人的时候,我很以此为傲,并且由于我的恐惧,我常常会使用它们,并且竭尽全力去掌控这些能力。但是当我的拙火觉醒,我便意识到,我今世的肉身不仅仅是个载体,用来接收并转发各种能量。来自佛陀的启示应该与我的觉醒糅合在一起。于是我更依赖于自己的思考与学习,开始去成为一个圣人。到了如今,我又回归成为一个真人。此时的真人与彼时的真人已经完全不同。我不再滥用并依赖随身而来的任何外能。我只是全身心地去感受宇宙中的每一点律动,不施加任何外力。我一直在告诉你们,捕捉每一个心念,并追踪它的生灭是增强我们能量与觉知的唯一办法。
所以我不再需要耗费能量去感知这些空相。信息是自然而来的,这些外能也让它们自然来去。我不用阅读你们的心思,你们也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即使预知了舞者的死去,也无法更改这个事实。她的离去,代表某些使命已经完结,她要去一个新的起始。任何外力都无法主导生灭。

科纳:舞者那么虔诚地爱戴您,为什么她还不能避免凶杀的灾祸?

先知:她爱戴我,就能避过生灭吗?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空相。当人们信仰某个人,某个权威,便以为可以超越生灭,摆脱共业。这是懒惰者的痴话。佛自在每个人的心中,每一关的磨难、病痛与痛苦,只有每个人去感受、经历、攀越。佛能给予信徒的,是坚定和勇气,而不是捷径与规避。
信仰的目的是为了避过灾祸、超越生死、抵达彼岸吗?所以我说你们总是愚钝。连人世间的苦痛、困难、挣扎、生死都没有真正体会,就妄想到达彼岸,获得解脱。这都是痴话。我说,彼岸是空,你们信仰彼岸也是空。我不能渡你们,佛陀也无法渡你们。能渡你们的,只有自己。渡的终点不是极乐,不是彼岸,而是懂得正确理解并经历为人的每个磨难与生灭。

尼亚:先知,可是她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灾祸呢?她是那么虔诚、完美,花费如此多的精力去布施,甚至向她周围的人传递佛法。

先知:她为什么会死,这个问题不是我们需要去关照的重点。她的生死有她的因果。生死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随时可能降临的事情。包括我,我知道自己在何年何月什么时辰会死去。但这不需要去恐惧,因为它总归会到来的。我需要告诫你们的是,生灭是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的,比如一个心念在你的脑海中起始,当它升起时,你能觉察它。当它突变、延伸时,你能允许它自然地行进,不会因为愤怒、羞耻、恐惧而去干涉、掐灭、转移,让它自然地开花结果,你会观察到它的自然止息。这个心念就那样自然消灭了,而你也会不在执着于这个消逝的心念。由这个例子,你们是否能理解生死的意义?我们只要观察,不加造作。这就是所谓觉醒的心智。

科纳:先知,那我们的悲伤要如何来减退呢?是否可以将这一切交予时间呢?

先知:你所谓的时间是什么?是给予自己一个空档的暗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会变得不再执着于她的死,那一天我将真正接受她的离去吗?‘某一天,我们应当怎么样。’你们执着的这句话只不过是个幻象。时间不过是本来面目与应当面目之间的空档,时间对你们来说,无非是心智本身。你们把心智的变成、延伸这个过程起名叫做时间。在真相与接受之间,你们无力转化、解脱,于是你们通过时间感,创造出一个“虚幻的我”来解释你当下的无力、懦弱和无法解脱。我很质疑这种延展,这不过是局限在大脑中的幻觉。大脑经过这种幻觉的处理,思考每一件事都从时间出发——我现在怎样、过去怎样、未来会怎样。当大脑里产生“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将来会怎样”,无非是幻上加幻,焦虑、恐惧也就随之而来了。时间本是不存在的,如果外在的活动停止,就无法衡量外在的时间;如果内心的思考与活动停止,你们心中的时间之轮也会消失。我现在能给予你们的启示就是,真相就在这里,你们还在逃避什么?只有能够纯粹地观察、洞见每个真相,不再存有企图改变真相、逃避接受的念头和意志力。才能真正脱离愤怒、恐惧和仇恨。

先知聆听着舞者身上佩带的镯子、铃铛发出的清脆的铃音由近而远。他的眼通看到舞者离去的背影和她的一部分纱丽。当他还是个孩童,他常常在出门的时候,看见他死去的母亲也以这样的身影跟随着他。那时他的感受是深深的恐惧,他总是试图去抓住母亲的裙角。而现在,他自然不会了。他微笑着闭上眼睛,感受舞者的信息逐渐消退。
尼亚和科纳听见先知关于这件事的最后一句启语:你们的怀念只会造成她的执着,让她去吧!


Jiddu Krishnamurt
1895-1986
20 世纪最卓越的灵性导师,一生在印度和西方世界传播他的教诲,他坚强无畏,言论和著作无法归属于哪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他一直启发人们自我觉察和探索,以及放下自我、宗教与民族的局限与制约,通过个人的意识转化,以获得单纯而开放的心灵。他的智慧和洞见不断吸引全世界各地的人士。但是他解散为他设立的“世界明星社”,宣布真理乃“无路之国”,任何一种形式化的宗教、哲学、宗派都无法一窥究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