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ier Zahm, Purple Diary

March 11th, 2010

WRITER Liao


Olivier Zahm,摄影师、博客及 Purple Fashion 杂志的出版人,Karl Lagerfeld 于 2009 年在威尼斯 Lido 海滩拍摄

2010 年,当我们迈进新的时代,时装界也同其他领域一样,遭遇重大的经济和技术变革。Style.com 的主编 Dirk Standen 以此为题,采访了如 Purple 的创办人 Olivier Zahm 等一些时装界的领军人物。

Olivier Zahm 的摄影展正在 Colette 举办,截至日期是 4 月 3 日,汇集了他从 2005 年开始拍摄至今的超过 1 万张照片。他现在的身份更像是个摄影师、博客,然后才是著名时装杂志的出版人。而对于 Purple 独立出版的杂志《Purple Fashion》、《Purple Journal》等,已经不想再提,这些几乎成为了杂志中的杂志,在 21 世纪初为先进的城市杂志起到了示范的作用,热爱杂志的人们也愿意始终跟随。

在上世纪 90 年代,Olivier Zahm 反对明星,反对时尚,反对品牌,好像当年的 Martin Margiela、Helmut Lang 一样。这种激愤也在早期的 Purple 系列杂志上有所记录。在 2001 年,Olivier Zahm 经历了彻底地改变,使他走向自己认为的成熟,也使他与 Elein Fleiss 逐渐有了分歧。不过,我们仍有理由相信在新的十年,他将继续前进,朝向他的人生关键词——自由。

当整个世界逐渐变得自大、顺从,Olivier Zahm 却代表着原始、自由并且精明的另一种声音。他编撰的独立出版物《Purple Fashion》半年刊尚且蕴含着追逐自由的激情,而以照片 Blog 形式存在的 purple-diary.com 则是他对于参加的 party、自己的女儿 Asia Zahm 以及平日生活的真实记录;他亦如从前,戴着 Ray-Ban Aviator 的墨镜,穿着牛仔裤,和那件黑色的 Yves Saint Laurent 皮夹克;他选择 Lindsay Lohan 作为杂志的封面,却对于她沉迷购物的现实状况不敢苟同,期望她在服装上能够减少开支 …… Olivier Zahm 对于女人的无比热爱有据可查,目前他还爱上了摄影,期望用一种有趣的方式去呈现这些照片,而不是将它们当作数字化归档。数字化让许多事物都成为无形。于是,年近 46 岁的他,很认真地通过 Purple Diary 完成每日的分享,也进而去构建自由的生活方式。当然,这只是更大项目中的一小部分。

目前,Purple 平均一季度的印刷量大约是 6 万份,而 Purple Diary 平均一周的访问量则有 10 万。Olivier Zahm 感受到了互联网所带来的冲击。但他认为,互联网并不具备创造性,尤其对于 fashion 来说。杂志却不同,不仅为读者展示最新一季的时装系列,也会告之怎样搭配,并揭示人们希望去抓住的时装精神,再透过具有创造力的时装摄影,精美呈现。这就是杂志的魅力,也是诠释 fashion 的最佳方式。

“互联网可能会取代以商业为导向的杂志,因为互联网对于商业模式与即时信息来讲,的确是很好的介质。”Olivier 觉得互联网的冲击相反是杂志的一次机会,迫使杂志去挖掘更多的创造性,真正地去思考或者探索杂志的生存意义以及本质的价值等。

“杂志并不只关乎商业,若只是考虑其广告延伸,那么,对于杂志行业来说,将是一场灾难。”严格依循商业化的杂志类型,只是分享信息的杂志形态,必将会消失。对于 Olivier 来说,他所定义的杂志未来,实际上就是 fashion 的未来,两者并存。“只要 fashion 有话要说,还在追逐梦想,仍有少数我们喜爱的狂热分子去完成创造,比如 John GallianoSonia Rykiel 等,那么,我就会去做杂志。”不仅是 fashion,艺术、设计、建筑、电影等领域皆是,只要每个领域都还有令人振奋的创作新意,杂志也将会很好看。

每日都在快乐地更新 Blog 的 Olivier Zahm 另有一观点我很赞同。互联网只是现实的延伸,并不能代替现实。它会扩大现实的影响,并将现实转变为观念。好像 Burberry 的 fashion show 在东京、巴黎、纽约、迪拜四地以 3D 的模式现场直播, Nick Knight 所导演的 360 度全景 Alexander McQueen 2010 Spring/Summer fashion show 在互联网上疯传,以及 Dolce&Gabbana 2010 Autumn/Winter 借助 iPhone 或 Android Mobile 在线观看……这些都是在促使影响力继续蔓延。但具有强烈仪式感的 fashion show 还是要在现场看,那是有司仪、有观众等共同去见证的 5 至 10 分钟的 pure fashion,是远离商业等一切的自由表达,也是互联网所无法取代的现实创造。

另外,Olivier Zahm 的常用相机是 GR Ditigal 2,这一点与我相同,但其他的我远不如他。以及,他在今年 1 月已经把相机换成了 GR Ditigal 3,偶尔也用 DMC-GF1 拍摄。于是我胡思乱想到 Karl Lagerfeld 用过许久的 Canon PowerShot G10,也不知有没有更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