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dé Nast, iPad Magazines

March 1st, 2010

WRITER Liao


Condé Nast 期望借助 iPad 达成其在数字版杂志界的领航地位

Condé Nast 正试图将自己旗下的杂志 iPad 化,未来的杂志形态也逐渐浮出水面。据近日《The New York Times》的报道,Condé Nast 在 3 月 1 日宣布,将自己开发 iPad Magazine,这一媒介超级舰队上的多个刊物都有望转型。

面对网路的免费内容对于传统媒介的冲击,传统的出版机构都在寻求圣解,即如何能够使有价值内容不被免费的浪潮吞并,又能适时地跟上科技的脚步。当 Steve Jobs 手上拿起适当大小的 iPad 坐上沙发时,相信一些困境中的出版巨头正在进行着思考。至少,Condé Nast 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iPad 在美国的上摊时间定为 4 月 3 日,相信在人们购买到属于自己的 iPad 时,Condé Nast 首当其冲的 GQ iPad Magazine 已经出现在 iTunes Store,刚好呈现的是杂志 4 月刊的内容,当然,下载这一应用程序是需要付费的。

此次 Condé Nast 的数字版杂志计划,包含针对男性读者的《GQ》、针对女性读者的《Glamour》、男女皆爱的《Vanity Fair》,还有以文字为主的《The New Yorker》吸引略微有些年长的读者,而《Wired》则早已加入另一 Adobe 主导的杂志数字化项目。好像巨型舰队得令后集团转向另一战场,宏伟、壮观之势可想而知。通常,若影片进行到这里,我都会看得热血沸腾,精神振奋。

Apple 站在神坛上,他们拥有 iPod、iPhone、iPad、iTunes Store、iMac 等全线产品构成的生态系统。针对传统出版机构可能纠结的几个问题,Condé Nast 经过深思熟虑后,尽快做出了自己的决定。Condé Nast Digital 总裁 Sarah Chubb 统领这一切,考虑到以 iPad 代表着未来的互动体验,于是成为了首选。

问题一,如何得到消费者的数据?
起初 iPad Magazine 必将是通过 iTunes Store 进行销售,但将意味着出版机构无法获知消费者数据,Apple 不希望分享宝贵的消费者数据。于是,Condé Nast 会考虑在应用程序中完成适当的反馈。前提是用合理的借口使用户完成注册或者登记,如目前 GQ.com 的做法就是填写所谓 GQ Rules,才可进行浏览。

问题二,杂志的数字化,是否意味着互动式的广告时代即将来临?
考虑到 Adobe 与 Apple 并不稳定的关系,Condé Nast 坚定地以两条轨道平行发展。《Wired》很固执地专注于 Adobe Flash 平台,或许也是在带领 Geek 族群说出心中不满,即对 Apple 何时能够支持 Flash 的现状提出疑问。针对这一点,其他有影响力的出版机构均表示并不急于将其内容数字化。倘若 Adobe 与 Apple 确立合作关系,那么数字版杂志中即可考虑加入集成式的视频、360 度全景的互动式广告等。若只可以选择一方,Condé Nast 应该还是会投靠 Adobe 吧,毕竟 Adobe AIR 所建构技术支持是跨平台的。再者说,Condé Nast 或者《Wired》的坚持,或将促成 Adobe 与 Apple 的合作也没准。

问题三,有没有更加具体的动作,去摸索或者确定互动式的广告应该是怎样的形式呢?
相比于互动式广告的前瞻,Sarah Chubb 表示 Condé Nast 目前更加关切的是去抓住怎样的广告客户,至于形式尚无太多考虑。毕竟,太多的零售品牌已经入驻网路或是 iTunes Store,数字版杂志需要思考在相同的平台上如何能够吸引广告客户,以及去吸引怎样的广告客户……其实,我们都在好奇数字版杂志中广告形式的表现,静态的图像会以怎样的创新形式突破等。Condé Nast 计划是在今年秋,即在完成相对稳定的数字版杂志试验过后,开始测试不同的广告类型及形式并制定相应的价格。


基于 Adobe Air 的 Wired Reader 中即已加入视频、360 度全景的互动式广告等

暂且不谈 Style.com 等等,Condé Nast 旗舰刊物的数字化道路始于 2009 年。虽然只是简单的印刷排版的数字化,但《GQ》已经拥有了颇受欢迎的 iPhone App,其 iPhone 数字版杂志的 12 月刊售出量约达 7000,1 月刊的售出量更是超过 15000,数字节节攀高。所以市场反响较好的《GQ》成为首个转投 iPad 的杂志。紧接着是《Vanity Fair》与《Wired》或将以 6 月刊的数字版在 5 月份与公众见面,然后是《The New Yorker》与《Glamour》在今年夏天。其中《Wired》作为互联网精明读者的最爱,也将透过非 iTunes 形式呈现给数量庞大的 Geek 族群。

《Wired》是 Condé Nast 集团中最为特殊的一册,特别是在科技引领生活的今天。早在 2009 年秋,《Wired》即在与 Adobe 接洽,探讨如何以 Adobe AIR 为平台去寻找适合杂志的数字化生存之道。事实是,外界都在赞叹 Wired Digital Magazine 的最终效果令人吃惊,但非常遗憾,iPad 最终并不支持 Adobe AIR,未来就在那里,但也有弯路要走。


为促成标准的建立,Adobe 的软件工具相互兼容,转生成跨平台的 App 亦很方便

Adobe 作为与出版界距离最近的公司之一,Photoshop、Indesign 等已经成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软件工具。为方便起见,Adobe 将推出 Creative Suite 5,促成基于 Adobe AIR 开发的数字版杂志转生成跨平台的 App,据说 iPhone App 也包含在内。或许,这正是 Adobe 深受传统出版机构青睐的最直接原因,“Adobe 始终与我们站在一起”。

《Wired》主编 Chris Anderson、创意总监 Scott Dadich 与 Adobe XD 的体验设计高级经理 Jeremy Clark 等共同促成了《Wired》杂志这一次颇具革命性意义的改版。他们也共同登上 TED 的讲台,与大家分享,Wired Reader 这一或将会被载入史册的数字版杂志。Chris Anderson 说他等了 15 年,Jeremy Clark 说这次改版激动人心。或许再过 15 年,人们对于纸质印刷的杂志都将淡忘。

毋庸置疑,Condé Nast 期望借助 iPad 达成其在数字版杂志界的领航地位,同时也想通过这一学习的过程,逐渐增加 Digital 在集团整体收入中的比重。至于那些不确定的细节已经不再是重点,比如 iPad Magazines 售价将是多少,是否以免费的形式预装在 iPad 里等。所有好奇最终只归结为 Adobe 与 Apple 何时能够展开合作,这将直接影响到我们何时能够触及互动体验的未来。

2 Responses to 'Condé Nast, iPad Magazines'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两家联手干掉 inking 吗

    闲散

    11 Mar 10 at 10:55 pm

  2. 可以肯定的是,面临 iPad 问世,高端杂志出版的游戏规则正在被改变,如何量化或者分配未来杂志的读者,以及如何赚取更加丰厚的广告收益等。

    Liao

    17 Mar 10 at 3:37 p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