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ch Box

January 1st, 2010

WRITER Liao


瑞士品牌 Sigg 推出的铝制 ALU 便当盒

“细小之物皆为美”,是清少纳言《枕草子》中的一节。GK Design 的创始人荣久庵宪司透过《慕內便当美学》(The Aesthetics of the Japanese Lunchbox)一书揭示的日本设计,也大约是在表述相同的意思。一个便当盒,即能表现出日本特有的文化传统,小而美的精致设计观念亦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民族意识、美学精髓。

便当盒内的空间布局合理,又会强化白、黑、红、黄、绿五色,在任一四方格中均出现 5-6 种食物,如此叠加,即使素材再简单、普通,仍会显得丰富、美观、和谐。至于搭配筷子的食用过程,则是偏重于体验的另一表现了。因此,幕內便当也成为日本美学的另一象征,更是便当料理的极致呈现。组织结构上的精准,以小见长的设计,及不同于 “form follows function” 的做法,使得日本设计在世界上特立独行。

在日本,便当叫做 “弁当”。天下的 Lunch Box,以日式的便当最为美观,不得不提。在白米饭上撒些芝麻,中央再放颗梅子,美感十足。Roland Barthes 形容便当如一块调色板,无论菜色搭配讲究,零碎食物也是有秩序地排放,用餐过程也似作画,赏心悦目。便当文化在日本,意义深远。最常见的日式便当,即是四格的 “幕の内”,由白饭或御饭团、数种菜肴组合而成,起初是舞台表演空歇时所吃的食物,因而得名。日式便当的分类,好比日本的杂志一样仔细,针对时节、地域、用途等,分别有所不同。仅从日本的铁路沿线来看,下关站以 “河豚寿司” 闻名,横滨站是 “烧卖御便当”,宫崎站卖 “香菇饭”,门司站售 “明太子便当” …… 一路上,每一站的便当都各不相同。因为日本料理的饮食态度、习惯,便当同样也很在乎季节的风味,以及装菜的环境,装填便当盒的技巧也是。从左至右依次放入配菜,余下的空间用三角饭团或是白米饭填充。

如上所述的 “function follows form”,在日本各地的便当盒造型也有差异,特别在日本的东北地区、广岛及四国等地。较为考究的便当盒,大都取材于杉木,杉木可以适当地吸收米饭的水分,即使冷了也能够保持美味。柴田庆信设计过一款椭圆形状的餐盒,就是采用秋田县的杉木制成,山樱树皮包裹。秋田杉的天然纹理,加之修长的线条,显出美观。椭圆形的大小,又刚巧可以放在背包的底层。裏地桂子特别推荐用柏木圭的招牌设计筷盒来搭配这款便当盒。擅长木器设计的柏木圭,选择日本长野县出产的栗木,疏伐、除枝、去皮等步骤之后,放置一年以上,待干燥,再剖分为二,挖出凹槽,所制成的筷盒,也堪称是和风的经典设计。

当然,我们还可以怀旧地选择不锈钢或铝制饭盒,它毕竟是饱含着中国式记忆的中式便当盒。又或者,选择可回收的纸制餐盒 UP Box,Ines Alfille 的营养膳食搭配也是餐盒的又一亮点;以出产铝制水壶闻名的瑞士品牌 Sigg 也曾推出一款铝制的 ALU 便当盒,分为 Midi、Maxi 两种大小……其实,无论短途旅行,还是工作用餐,尚须注意便当盒的內容,这才是 Lunch Box 的重点。避免表象地怀旧,也拒绝品牌化标榜,若能真的抓住季节特性、地方特色,且装填精巧,均可以将 Lunch Box 的效用发挥到最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