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ien Baron and Interview

January 9th, 2010

WRITER Liao


最上方 Fabien Baron 设计的刊名标识,理应取代中间 M/M Paris 的设计

Interview》距离 Andy Warhol 时期所呈现的上流社会与潮流人士共处一室的情境已经渐行渐远,自 1969 年创刊,杂志逐渐建立起它在艺术、时尚、娱乐交集位置上的权威地位。在 2009 年末,《Interview》的 iPhone App 也已上线,作为创刊 40 周年的献礼。超过 520 页的内容,及 15 分钟的视频、音频。无论在何种媒介上,艺术、时尚与娱乐都好像上世纪 60、70 年代那样,既互相需要,也彼此渴望。

在 Fabien Baron 的眼中,他于杂志中所处的位置,他的工作与文字、摄影构成的关系,也类似于艺术、时尚与娱乐之间的相辅相成。他从没有间断在塑造自己,Hint Fashion Magazine 采访他时就用 One-Man Brand 作为文章的标题。他拥有自己的品牌代理公司 Baron & Baron,曾任 Calvin Klein 的创意总监,也成功经手了 Issey Miyake、Hugo Boss、Giorgio Armani、Valentino、Burberry、Balenciaga、Dolce & Gabbana、Prada 等品牌的广告及产品设计、包装等。Fabien Baron 曾经完美地呈现了 Issey Miyake 的 L’Eau d’Issey 与 Calvin Klein 的 CK one 系列香水,与 Madanna 合作《SEX》及相关的视频、专辑包装等。除此,他还热衷摄影和家具设计。他向来是一位想到做到的人,经手设计的椅子、沙发、床品等已经在米兰展出,以 Fabien Baron 命名的太阳眼镜也已在售卖,摄影集《Liquid Light》结集了多年来所拍摄的海景照片……

那么,在一段看似纠结的雇佣关系中,Fabien Baron 究竟与《Interview》是无缘,还是有缘?

1982 年,因为《Metropolis》艺术指导 Carl Lehmann-Haupt 的一句召唤,Fabien Baron 离开巴黎,赴美发展。在陆续供职于《Self》、《GQ》、《New York Woman》之后,他于 1988 年出任意大利版《Vogue》的艺术指导,游走于纽约、米兰两个城市之间,凭借在那里的出色表现,见证了自己驾驭杂志的天赋。但也仅仅一年半的时间,他再回到美国,第一次加入了《Interview》。期间,他仍坚持己见,与 Ingrid Sischy 的冲突及意念不合,致使仅 5 个月时间,他就挥袖而去。一路坎坷,直到 Liz Tilberis 请他加入《Harper’s Bazaar》,Fabien Baron 才真正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他的努力得到了多方肯定,获奖无数,有评价称他重塑了 Alexey Brodovitch 时期的辉煌。在他的设计修正之后,法国版《Vogue》也扭亏为盈……那时,他是艺术指导、创意总监。因为大胆尝试颇具个人特色的大号字体与排版留白的设计,逐渐成为当代杂志的美学标准。

2008 年,掌控《Interview》所属 Brant Publications 的 Brant 家族动荡。Sandra Brant 在离婚后,将她所有的股权转卖给 Peter M. Brant,与任期 18 年有余的《Interview》杂志主编  Ingrid Sischy 一起离开,加入 Condé Nast,悉心打造德国版、西班牙版的《Vanity Fair》,并助力《Vogue》在俄罗斯、德国的发展。与杂志长期合作的摄影师 Bruce Weber、执行编辑 Brad Goldfarb 也在随即离去。这也为 Fabien Baron 的再次加入创造了机会。于是,Fabien Baron 开始与老友 Glenn O’Brien 同任编辑总监一职。同时,《V Magazine》及《V Man》的 Christopher Bollen 也成为新一任的杂志主编,Karl Templer 任职创意总监并且负责时尚部分的内容。几位有资质的杂志人为《Interview》注入了新鲜血液,改变的第一步,即从数年未变的 Interview 标识开始。Fabien Baron 对杂志的改变确有自己的一套。杂志从尺寸、纸质,到摄影、排版等细节,都是适于 Fabien Baron 风格的全新开始。

一年时间过去,Glenn O’Brien 开始对 Fabien Baron 表示不满。尽管 Fabien Baron 与 Karl Templer 为杂志带来了数量可观的采访,帮助杂志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但领着高薪 Fabien Baron 的编外事务庞多,且他经手的操作预算也甚是可观,加之杂志广告在 2008 年呈下降趋势,Glenn O’Brien 无奈地选择弃用 Fabien Baron 与 Karl Templer,从 2009 年 4 月刊起,邀请 M/M Paris 担纲新的创意指导。随即,使用不久的 Interview 标识也再一次被更换。

故事并没就此完结,而是好像 Brant 家族的肥皂剧一样,意想不到。2009 年 6 月,Glenn O’Brien 离职,来自 M/M Paris 的创意总监 Michael Amzalag 与 Mathias Augustyniak、时装总监 Joe McKenna,也因为报酬问题,相继离去。不计前嫌的 Fabien Baron 又一次回归。毋庸置疑,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 M/M Paris 设计的 Interview 标识撤下,换成他的之前的设计。

如此闹剧,算是告一段落,但谁又知未来即将发生什么?自此,Interview 标识一共经历 4 次变更:Andy Warhol 手写体的使用,从创刊至 1990 年 1 月刊;Fabien Baron 第一次加入时设计的 Interview 标识,从 1990 年 2 月刊起,至 2008 年 8 月刊止;Fabien Baron 再次设计的刊名标识,自 2008 年 9 月刊延用至今;M/M Paris 设计的刊名标识,只在 2009 年 4 – 8 月刊短暂出场。不过,从目前正在使用的 Interview 标识首字母收尾处那锐利的一笔,似乎也能窥见积攒于 Fabien Baron 心中的不平与愤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