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till

January 10th, 2010

WRITER Liao


Distill 在推第三期时,iPhone App 已经上线

在讯息爆炸的年代,人们知之甚多。时尚也随之变得更加原始、大胆,而且微妙。如此改变,目的只有一个,去吸引更多的关注。在任何时候,对于品牌来讲,挖掘潜在的客户都将是最重要的。若你没有 Coco Chanel 的聪慧,那么,可以考虑长期学习下《Distill》杂志吧。

2008 年 8 月,在老牌杂志纷纷倒下的时候,一份与众不同的杂志在伦敦诞生。刊名《Distill》,依 distillation 而来,杂志将世界各地与 Fashion、Style 相关的报道进行提炼与升华。从家喻户晓的刊物、寂寂无名的独立出版物,至创意、生活方式类的网站,编辑们筛选最鼓舞人心的内容,呈现给读者。或许有人会问,即使以能够带来启发为选择的标准,采用怎样的方法去实际选择呢?杂志在每一期,都会形成相对稳定的编委会,以他们的视角在庞杂的讯息中斩获有启发的报道或是创作,并附上自己的观点。《Distill》也期待在这样的经验积累下,能够找到相对科学的方法,继续他们以相对专业的读者角度去提炼价值的试验。他们的做法,或将看作是实现杂志全球化的一种努力。

杂志的总编辑是全球知名的时尚作家 Colin McDowell,经他游说,所建立的专业读者群阵容强大,观点独到。第一期的编委会成员就包括,英国时装设计师 GIles Deacon、Matthew Williamson,美国《Visionaire》创办人 Stephen Gan,加拿大 WGSN 的内容总监 Juliet Warkentin,还有日本 PingmMag 的 Chiemi Isozaki、英国伦敦 Design Museum 馆长 Deyan Sudjic、Net-a-Porter 创办人 Natalie Massanet 和巴西 Lenny 品牌的设计师 Lenny Niemeyer…… 的确是遍布世界各地,且横跨不同领域。第二期杂志,又找来 John Galliano、Donatella Versace、Stefano Gabbana、Manolo BlahnikMatthew Williamson、Giles Deacon 等。于此,《Distill》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了庞大而且专业的讯息平台,并且将关注展扩至一些偏向小众的独立出版。

对于世界各地的任何杂志,也都期望这些人能够成为他们的读者。而对于《Distill》的读者,Colin McDowell 或许只是期望能够为他们呈现放眼于世界的中肯内容,能够激发真正读者的兴趣,或是助长他们的愤怒。《Distill》逐渐建立起来的合作杂志包括,《A Magazine》、《Acne Paper》、《Big Man》、《Dansk》、《Exit》、《Fashion Tale》、《Hercules》、《Huge》、《Interview》、《LEMON》、《Man About Town》、《Men’s File》、《Muse》、《Numero》、《Please》、《Ponytail》、《The Room》、《Rubbish》、《S Magazine》、《Sang Bleu》、《Sleek》、《Slurp》、《Soon》、《Swallow》、《Tokion》、《V》、《Volt》、《Vice》、《WAD》、《Wound》、《Zink》 等。可惜,在百余册所列出的刊物中,并无在中国出版的杂志。

《Distill》刚推出第三期,得益于 Swatch 的资助,Distill 的 iPhone App 版已经上线,旨在随时随地为读者奉上最具启发性的适时事件报道及有观点的评论。第三期的编委会依然壮大,包括 Donatella Versace、Yves Saint Laurent 的 Stefano Pilati、Comme des Garçons 的 Adrian Joffe、Tom Dixon、《Vanity Fair》 的时装总监  Michael Roberts,以及《Visionaire》的 Stephen Gan 等。他们选中了之前所提《LEMON》杂志 David Bowie 一辑中,摄影师 Guido Vitti 所拍摄的 David Bowie’s Man Who Fell To Earth,褒扬有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