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y Fair, The Africa Issue

November 12th, 2009

WRITER Liao


Graydon Carter 与 Bono 在 Vanity Fair 办公室

早从 1995 年开始,无数读者即已养成习惯,每年在 Oscar 颁奖礼后,等着在《Vanity Fair》上看到平面上的 Oscar 评奖,即 Vanity Fair’s Hollywood Portfolio 特别企划。别说你没看过,2003 年的 Alpha List 和 2006 年的 Ford’s Foundation 仅在网路上就被转载了无数次。如此传统延续至今,已有 15 年,十几年间的 Hollywood 一线明星均在其列,与同时期的众多巨星一同登上过《Vanity Fair》的封面。

擅拍人物肖像及群像的《Vanity Fair》御用摄影师 Annie Leibovitz 亦在这些年,依这群像系列的拍摄,之后又有 Louis Vuitton’s Journeys、Disney Dream Series,2008 年 6 月刊于《Vogue》的 Sex and the City,以及美国国家体操队、The Obama Team 等佳作呈现,成功开启了名人群像的又一篇章。

1913 年创刊的《Vanity Fair》,已悄然走过近一个世纪。杂志的历史就像一个名利场的缩影,随时代变迁总有起伏,亦如纽约的上流女皇 Diane Von Fursterburg,还将有更多显赫的头衔在她身上呈现,她的传奇经历也记录、见证着纽约乃至世界范围内的精英领袖们的发展历史。当我们透过各种媒介获知 Diane Von Fursterburg 等诸位精英领袖们对于经济、文化及政治带来的种种影响时,《Vanity Fair》如同她们的朋友一样,时刻陪伴在周围,并且将她们的故事于我们的耳目前娓娓道来。如此多年,《Vanity Fair》也一起茁壮地成长着。

在这其中,2007 年 7 月刊则是她的成长史上必须提到且意义非凡的一次特别企划。前所未有的 20 个封面,与 Vanity Fair’s Hollywood Portfolio 的传统三联跨页表现截然不同。阵容空前的 21 位名流,包括 Bono、Brad Pitt、Oprah Winfrey、George Clooney、Jay-Z、Djimon Hounsou、Chris Rock、Alicia Keys、Warren Buffett、Desmond Tutu、Muhammad Ali、Bill and Melinda Gates、Iman、Don Cheadle、Barack Obama、Madonna、Maya Angelou、Queen Rania of Jordan,以及当时的美国总统 George W. Bush 和国务卿 Condoleezza Rice …… 他们与非洲之间,均有着些许联系。有近 40 年前携家人一同逃离了索马里的 Super Model,有祖辈父辈都被葬在非洲的美国参议员,有要去 Benin 的小村落探望家人的演员,有在 Malawi 收养了孤儿的摇滚巨星,有探访过 Ghana 的前拳击冠军,还有诗人、主教、女王、总统、Rap 歌手、喜剧大师、Talk-Show 主持以及亿万富翁和慈善家 ……

这期杂志要说的正是于这些名流、精英之间展开的一次对话,主题是关于非洲的挑战、承诺以及未来。《Vanity Fair》的 Graydon Carter、摄影师 Annie Leibovitz,还有客席编辑 Bono,组成了这期特别企划的幕后团队。擅于拍摄群像的 Annie Leibovitz 这一次将杂志的封面看作由视觉传达的信函,于人与人之间传递,透过这些封面照片,亦有将谈话继续下去的延伸意义。而这更像是一场晚宴,让相互熟络的人们坐在了一起。

Bono 也非首次担纲客席编辑,他第一次是与法国日报《Libération》合作;之后在英国《The Independent》客座时,还亲自采访了 Tony Blair 与 Gordon Brown 放在“Shared Vision for Africa”的专版,同期 U2 的吉他手 The Edge 也贡献了一篇关于 New Orleans 音乐文化的采访;而他合股的 Elevation Partners 也投资了 Forbes Magazine;Bono 甚至希望《Vanity Fair》即由这期企划可以改名作“Fair Vanity”,作为呼应,他也会将 U2 更名 2U …… Bono 对于编辑出版的热爱,及他近年来为非洲所做出的贡献可见一斑。

这些精英、名流们,令人难以置信地倾心投入了这次特别企划的制作,他们期望以积极的方式去改变美国读者传统认知的非洲概念,也让人们看到非洲的机遇,使非洲变得更好,能够自给自足,并设法摆脱艾滋病的威胁……《Vanity Fair》更期望这场谈话可以继续下去,而非仅仅的一次谈话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