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raits of Power

November 22nd, 2009

WRITER Liao


Platon 此次拍摄的卢旺达总统 Paul Kagame

“不要思考太多,稍后再去解释你所看到的!” Richard Avedon 会对他曾经的助手 Tim Walker 这样说。

当然,谁都不会怀疑 Richard Avedon 对于肖像摄影做出的贡献。他擅长于镜头前的瞬间,摄取到一份可以触及观者内心的感动,呈现出他敏锐的影像认知,也彰显那个时代的人文特征。Richard Avedon 虽有很多时尚摄影作品,但时尚摄影永远与青春有关,故事从那里才刚开始,而肖像摄影所传达的人性触感将可通达这一生。哪怕是摄录下千百张肖像的证件照摄影,都可从众人的面孔中窥视到一部时代的启示录。

艺术家一直在试图利用肖像来陈述可以代表一个世代的强势,从 Velázquez 笔下的 Philip IV 至 Lucian Freud 所描绘的 Elizabeth II,肖像所塑造的真实感有目共睹。在 1860 年 2 月 27 日,Abraham Lincoln 来到 Mathew Brady 的工作室,拍摄了他的肖像照,并从此开始了美国的政治生涯,Winston Churchill 也曾对 Graham Sutherland 为他描绘的肖像画不置可否……当摄影发展起来,当镜头瞄准当今掌握权势的大人物,肖像摄影的博弈更加显得突出。

早于 1976 年,Richard Avedon 前往华盛顿拍摄 Henry Kissinger,在看似极度正统的肖像摄影中,在明智与混沌的矛盾之间,展示美好的一面。Kissinger 期望在镜头前被善待,能够看到比他想象的更加聪明、温和及真诚的自己。是表演形态的写真,还是记录另一面的真实,这是一种心理分析式的摄影,也是 Richard Avedon、Irving Penn 等肖像摄影师在其艺术历程中想要去表述的概念。Susan Sontag 称 Richard Avedon 为“上世纪职业摄影的典范”,Alexey Brodovitch 与他共同促成了新的时尚摄影时代,他也有幸成为《The New Yorker》杂志的第一位全职摄影师。

在 Richard Avedon 离世之后,许多人在猜测谁将在他之后成为《The New Yorker》的御用肖像摄影。多年以来,Richard Burbridge 一直漂亮地呈现令人惊讶的头部肖像;Mario Sorrenti 坚韧不拔且有力量的肖像照已博得时尚界的认可;Philip-Lorca DiCorcia 又是另一种以电影影像的方式在记录,以强烈的灯光为基础建构的图像,也将可能为杂志提供不同的选择;Steve Pyke 也有机会,他甚至在 Richard Avedon 离世之前,就为《The New Yorker》杂志工作了多年,依旧是 Avedon 式的拍摄风格,缺少了一些新意……

最终,《The New Yorker》扩大自己的搜索范围,一位相对年轻的肖像摄影师 Platon 于 2008 年加入了杂志。Platon 擅长通过独特而简单的布光方式呈现 Mug Shot,最大限度夸大被拍摄者的形象。人们对于他的了解,大都是《TIME》杂志封面上那张冷峻、有力的 Vladimir Putin 肖像,这张照片也在 2008 年 的 World Press Photo Award 获奖。通常,政客们在开始自己职业生涯时,就在寻找一位好的肖像摄影师。

2009 年 9 月,几乎世界上所有的领导人都出现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摄影师 Platon 获准在现场搭建简易的工作场景,尽可能地让他们中的许多人,如 Mahmoud Ahmadinejad、Hugo Chávez 和 Muammar Qaddafi 等,坦率地面对镜头。这组权力肖像照出现在《The New Yorker》12 月刊上。在拍摄时,以色列总理 Benjamin Netanyahu 会对着 Platon 强调“make me look good”,当政治家们陆续进入会场,Netanyahu 仍停留在 Platon 的简易工作场景前,重申着那句,“make me look good”。这种情形是在意料中,而最终定格的肖像是否超出意料,还是留给大多数观者去评判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