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s for Men

November 6th, 2009

WRITER Liao


The Economist 推出的副刊 Intelligent Lif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上,常能读到一些关于时尚、生活风格的报道,以经济观察的角度去写,很深刻,也很耐人寻味。

既然倡导国际先驱的报纸都是如此做法,自然也有很多效仿。好像《The Economist》就另推了关于生活方式的杂志《Intelligent Life》。不言而喻,最吸引眼球的一定是它延续了主刊的行文风格,并形成了自己的编辑观点。耐读的文章,中规中矩的排版,让我们可以在读图、读标题之后,还能饶有兴致地再去挖掘可贵的文字价值。看来,《The Economist》早于 2005 年就有意试水,针对他们所头痛的问题,不是文字的功力,而是选题上、视觉上怎样不会让读者觉得枯燥、沉闷。遗憾的是,《Intelligent Life》还未能找到适合的发展方向,同在伦敦做事的《Monocle》已经先行一步。

Tyler Brûlé 让《Wallpaper*》与《The Economist》的风格形成叠加,于 2007 年 3 月创立了月刊《Monocle》。不知是否得到了一些启示,曾经贵为年刊的《Intelligent Life》改版为季刊,则是谨慎地等到了2007 年的秋天。更加有趣的是,曾于当时冷眼旁观地撰写《Monocle》、《Intelligent Life》评论报道的《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一年之后,于 2008 年的 9 月也以季刊形式推出了《WSJ.》,随报纸的周末版附赠。

《Monocle》也好,《Intelligent Life》、《WSJ.》也罢,他们的出现都是因为一群人,尤其是男人。他们有钱,喜欢昂贵的商品,却不爱读单纯的 fashion 类杂志,报纸或是 business 类期刊似乎更能吸引他们,比如《The Economist》,可它又略显得单薄。他们须要能够补充品位地阅读且可以不丢面子摆在桌面上的杂志,而这正是这类杂志的存在理由。

在他们出世之前,时代华纳公司的《Wallpaper*》,Condé Nast 的《GQ》、《Vanity Fair》主宰着这些男人们的品位。现在的 fashion 或是 lifestyle 类杂志,好似 Catalogue 一样乏味,其中充满了各类貌似内容实则广告的单页。作为每月手上有些零用的英国男人们,首先应该庆幸,作为《The Economist》副刊的《Intelligent Life》,显得生机勃勃且适于阅读,内容生活化,范围也更广泛。只是现在的读起来更像是一本英国阶级气息浓厚的航空杂志,名字也有些乡土。可人生不就是一段旅程,只要有价值在,又能启发生活的智慧,就很好。况且,估计只有在英国,男人们才会关心一件正装的扣眼有多么重要,怎样去辨别它是手工还是机器缝制,领子、袖口究竟需要多少扣眼,又分别起怎样的作用 …… 倘若能够再坚挺 3 年,待到奥运将老英格兰点燃,杂志做出国际化,不然 Old World、老贵族的身姿又有谁愿意一直欣赏。

《Vanity Fair》就不同,他是 American Dream,跟着美国名流看上流阶层的流行文化,全世界都会买账。而《Intelligent Life》也会像《Vanity Fair》一样,去讲一些社交应酬时无关痛痒的八卦,好像一部贵族家庭的肥皂剧,以此表明他于上流社会占有的一席之地。《Vanity Fair》会写 “everything is vanity, nothing is fair”,《Intelligent Life》则会说 “lifestyle with substance”。

《Monocle》则聪明了许多,在伦敦、东京、纽约等城市都有据点,以包容的世界观看待一切。我想,这也正是男人们应该有的,哪怕是待在原地,也要怀抱天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