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ocumentary Film

November 11th, 2009

WRITER Liao


Objectified – A Documentary Film 的电影海报由 Build 设计

Gary Hustwit 不是设计师,甚至连电影制作人都不算,但或许再过些年,他将因为 A Documentary Film 系列三部曲而为人熟知。Gary Hustwit 于 2005 年 11 月,开始着手制作纪录片《Helvetica – A Documentary Film》,动机很简单,他找不到一部关于图形设计与排版的纪录片可供观看。

Helvetica 被认为是最能代表 20 世纪的字体,也是瑞士设计的突出标志,最普通、最简单、最利于阅读,也最能准确传达文字的信息。作为年代较久的 Sans Serif 无衬线字体,Helvetica 较早地成为了普通、简单的字体代言,也逐渐承载起人们对于传统铅字印刷的热爱;1980 年代 Adobe 开发 PostScript 页面描述语言时,也毫无悬念地选择了 Helvetica、Times、Courier 和 Symbol 作为默认的 4 种基本字体;上世纪 50 年代专用的 Helvetica 排版印刷铅字,亦被纽约 MoMA 博物馆永久馆藏,并由 Christian Larsen 策划成为一个大型展览。Gary Hustwit 制作的纪录片也恰逢时日,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方式去感受已经充满我们日常生活的字体设计。

《Helvetica – A Documentary Film》描述了 Helvetica 的历史,附以多位深藏幕后的知名平面及字体设计师的访谈,包括 Hermann ZapfErik Spiekermann、Matthew Carter、Neville Brody、Wim Crouwel、Michael Bierut 和 Massimo Vignelli,一同讲述字体背后所蕴含的特别意义。多数设计师在解释自己的工作时,异常娴熟,他们曾经太多次向一窍不通的客户们解释自己的工作。于是,Paula ScherStefan Sagmeister 等一些设计师,也因为言语表达的感染力,成为了影片中的另一亮点。

同样是出于好奇,Gary Hustwit 在第二次制片时,尝试进入工业产品设计领域,期望探讨作为使用者的我们与这些设计产品之间的关系。只有 95 分钟的《Objectified – A Documentary Film》感性地记录了许多设计产品的创造过程,如由英国设计师 Jasper Morrison 所设计 Air Chair 的制作场景。影片从一张塑料椅的快速制造成型开始。只需一分钟即可制造出在 IKEA 贩卖的塑料椅,反映了产品制造从手工订制走向大量制造的背后,工业力量的强大、可怕,亦为工业设计加上了现代的批注。

影片中采访到的设计师颇有影响力,除现代产品设计的教父 Dieter Rams,大师级的 Marc Newson深澤直人,近几年当红的设计师 Karim Rashid,前任 BMW 汽车设计总监 Chris Bangle,以 iMac、Aluminum PowerBook G4、MacBook Unibody、iPod 与 iPhone 等产品设计而成名的 Jonathan Ive,以及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专攻互动设计的 Anthony Dunne & Fiona Raby,最富盛名的设计公司 IDEO 的 David Kelley、Bill Moggridge 和 Tim Brown,还有《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的 Alice Rawsthorn,《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的 Rob Walker 等等。

对于这些设计先锋,Gary Hustwit 知道再聪明的问题之前也可能已经被问过,于是他试图让被采访者忘记正在接受采访,而是就着他之前在笔记本上写下的几个话题,像聊天一样进行,讨论设计师的灵感、策略和观点。至少在我看来,Gary Hustwit 的感觉是对的,把主观的情绪收起来,将判断交予观众,所得出的结论才是观看电影的最终结果。通过观察,你能学到更多。就好像佐藤可士和会写他的整理术,写他的文件归档,写他的随身物品,而不是某个案企划的优胜法则。其实,看看他们的物品,或者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与其互动,可能比他们所谈论的更能丰富、诚实地反映他们的生活,并且更客观。

在制作这两部电影期间,Gary Hustwit 也总结出设计美学与电影的类似之处。舍弃对于这两者极为重要,Gary Hustwit 探访各处,全部采访长达 70 多个小时,最后均被逐个精剪。而在被限定的情形中布局,将故事表达得更为精彩,也同样是使用者或观众追逐生活质素的宗旨。

2 Responses to 'A Documentary Film'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纪录片的摄影技师 Luke Geissbühler,是瑞士图形设计师 Steff Geissbühler 之子,摄影风格也自然而然地受到图形设计原则的影响。在纪录片末尾也着重提及他的名字。

    Liao

    9 Dec 09 at 12:52 pm

  2. 作为无衬线字体 Sans Serif 的集大成者,《Helvetica – A Documentary Film》中的主角 Helvetica,在其之前另有先驱,1896 年德国的 Akzidenz-Grotesk 字体,是时间最早、影响力最大的无衬线字体。
    另有颇受设计师青睐的德国产 DIN 无衬线字体,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 德国工业标准字体,1923/36 推出。
    某种意义上讲,Helvetica 只是简单、干净、匀称的保险处理,并非设计、专业的风格之选。

    aki.liao

    11 Dec 09 at 12:24 a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