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村上隆

October 31st, 2009

WRITER Liao


村上隆携 KaiKai 和 KiKi 登上 Casa Brutus 2009 年 5 月东京特集

盲目地追求流行,还是真正觉得有趣,懂得或者欣赏我们想要的?

已过不惑之年的村上隆,清楚地知晓自己的下一步究竟迈向哪里。他好像 Andy Warhol、Jeff Koons 一样,模糊了商业与艺术之间的界限,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地在各个领域做着 Big Bang 式的尝试。如同《Monocle》的 Tyler Brûlé 所指的精英那样,或许现在,村上隆刚在东京的《Vogue Nippon》与 Comme des Garçons 联名的游击店内为特别策划的动漫展揭幕完毕,即赶往洛杉矶,他在那里的 Studio 也将开幕。为了下一步动画长片计划而设立的 Studio,是他即开发卷轴、印染术、丝网版画等日本传统题材之外的又一尝试。这将促使村上隆与更多的机构达成合作,以继续他对于动画、影像的探索。

说到这里,曾在 2008 年 MoCA 举办的村上隆展,无论耗资还是规模都堪称巨大,首先是刷新了展馆开幕人气的纪录,其次,在展馆中临时设立的 Louis Vuitton Store,据说 MoCA 并没有要求分享利润,仅仅是以支付租金的形式存在。或许是做为感激,村上隆选择在洛杉矶设立美国的第二间 Studio,为这座城市奉上了如此宝贵的机构。而对于星球大战和宫崎骏电影都很着迷的村上隆,对于好莱坞或许也是觊觎已久了吧。前不久与 Louis Vuitton 合力推出的 “Superflat First Love” 动画短片,作为 2003 年 Superflat Monogram 的延续,反响强烈;曾在 MoCA、Brooklyn 博物馆都播出过的“Planting the Seeds ”动画单元,则好像是他职业生涯的一次回顾,也出现在了 2008 年拉斯维加斯 CineVegas 电影节上;与 Kanye West 合作唱片时制作的 Music Video “Good Morning” 亦是相当受人关注。

如果说与 Louis Vuitton 的合作让村上隆从东京昂首阔步走上国际舞台的话,那么,他正在做的则是为自己正名。先是与风格走向简洁素色、价格平易近人的 Base Control 推出 Flowers 系列的 T-Shirt,村上隆的 Kaikai Kiki 公司推出的 Kaikai 和 Kiki 玩偶、Flowers 系列头绳和手机链,似乎尚未形成气候。而不久之后,在 2008 年底,由藤原浩构想、村上隆监制的 Hi & Lo 联展,即于 KaiKai KiKi Gallery 揭幕。由此,促成了村上隆与 Levi’s Fenom 牛仔裤、Kangol 鸭舌帽、Head Porter 单肩包、Visvim 运动鞋等的限量合作,为村上隆的艺术延伸系列产品助力。从此,Flowers 系列的绒布靠垫,各种卡通系列的胸针、贴纸、T-Shirt,甚至财布,在日本市场上流行起来。除此,在《Casa Brutus》2009 年 5 月的东京特集里,村上隆带着他的 KaiKai 和 KiKi,以漫画形象出现在了杂志封面上,另有 Flowers 系列塑料器皿随刊附赠。村上隆更是毫不隐讳地讲述他对于量产设计品的期望,可以肯定的是,这期杂志如同曾经的 Chairs 特刊一样好卖。

尽管相比于 Louis Vuitton 的价格,Kaikai Kiki 的优质生活装饰艺术单品算是相对的平易近人,考量到村上隆在去年于全球的威慑力,我还是从日本购入了 Flowers 系列的绒布靠垫、Kaikai 和 Kiki 的胸针、DOB 财布等。谁又知道,村上隆何时会突然随着日式潮流一样玩售罄。

说村上隆幼稚,说他看穿了快乐的日本式俗艳背后脆弱的做作内在,或者说他是只抓质或量的艺术工厂车间主任 …… 至少,他将能够代表日本的艺术特征以及日本式批量生产的商业特质一并推介给了全世界,并且仍旧在勇往直前的道路上,发掘、培养、扶植年轻的艺术科系学生,传承自己的经验。我们何必去关心村上隆是谁,只须在他创作的美的面前,以最单纯的心情,感受意想不到的视觉冲击,即便只是一瞬。正如他所说,“我每天都祈祷让我至死都能拥有这样的热情,让我能够忠诚地生活,实现美的信念。”换言之,谁毁了他的热情、他的幼稚,谁就毁了村上隆。

Leave a Reply